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焚天战纪 第三十六章 攻飞鹿城 下

发布时间:2019-12-04 09:51:11

焚天战纪 第三十六章 攻飞鹿城 下

;张翦下令将所有的弓弩全部发射,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虽不可能重创敌方,但也可挫挫他们的锐气!

对方仅仅三名金丹期,虽然阎玦已是金丹期巅峰,但自己这方的七名金丹期可不是吃素的!况且城中还有四名金丹期鬼修作为后续力量,难道还怕了他阎玦不成?

城墙上一共有十架弩机,每架有三支弩箭,三十支弩箭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响射入阎玦的队伍。

阎玦并没有愤怒,反而心中暗笑,本来不打算先动手,等殿主大人来了再说,现在既然张翦先发动攻击了,自己正好有理由杀了他,以报当年之仇!

阎玦知道张府这些鬼修常常外出抓捕修真者,掠其魂魄用以修炼,但通常是抓捕一些没有背*景的游散修真者,但是几年前,以张翦为首的一群鬼修竟然对自己单独外出弟弟阎玗下手,若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弟弟阎玗的魂魄恐怕也被他们掠了去!

只是当时张翦等人人多势众,自己寡不敌众,虽未被擒,却也落得个携弟弟阎玗狼狈逃窜的结果,而阎玗更是丹田破碎、经脉俱断,无法再行修真之路,这对于一个修真者来说比死更加痛苦!

如今,自己受大殿主莫问天之命前来抓捕李星辰,并且大殿主自己也会亲自前来,不过因为路途遥远比自己迟了一些而已,有大殿主撑腰,何惧区区张府?

今日定要将张翦挫骨扬灰,方能一解当年之恨!

阎玦手底一翻,一柄暗金色的长鞭便出现在手中,随即身形一闪,直逼立在城头的张翦。

阎玦执鞭轻轻一抖,长鞭便如一条奇长的细蛇激射而出,直袭张翦面门。

张翦早已祭出长剑,此时寒光一闪劈向阎玦的长鞭。长剑将长鞭劈得偏离了方向,鞭梢却以诡异的角度再次掠向张翦,在张翦面颊留下一道血痕。

长鞭被长剑劈出一道细细的划痕,但这长鞭似乎是有生命般,划痕瞬间愈合。

阎玦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并未收回长鞭,而是更加疯狂地舞动起来。

张翦周围闪动着无数鞭影,但全都被阻隔在张翦的剑幕之外。

阎玦并不心急,他已将张翦视为瓮中之鳖。

几息之后,阎玦抓住张翦的破绽,长鞭绕上张翦的剑尖,如蛇般灵活地在剑身盘绕而上。尖利如毒牙的鞭梢从剑身弹起,直刺张翦咽喉!

张翦心中一惊,这阎玦真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另一只手猛地探出,将鞭梢死死攥住。张翦的这只左手呈青黑色,泛着金属光泽,此时抓住鞭梢,鞭梢在阎玦的真元催动下竟不能再进丝毫!

张翦抓住鞭梢之时,左手皮肤竟有大量细如灰尘的虫子涌出,窜上鞭梢,以极快的速度沿着长鞭窜向阎玦!

然而就在张翦志在必得之时,手中的鞭梢突然裂开,三支细鞭从裂口弹射而出,每一支细鞭的尾部都连着一枚赤红色的弯钩,闪电般袭向张翦胸膛!

“不好!”阎玦察觉到了这些虫子,它们此时已经窜入了他执鞭的手臂。

阎玦心中一慌,三枚弯钩偏离了方向,一枚刺入张翦的肩部,一枚刺入锁骨,一枚刺入肋下。

这些细小的虫子是张翦饲养的一种蛊虫,张翦将他们封印在自己的左臂之中,将自己左臂的生机作为蛊虫的养料,因此他的左臂渐渐失去了生机,成为了一只尸手。不过这尸手却是坚硬无比,力量雄浑。

张翦可以随时驱使这些蛊虫袭击左臂接触到的活物,这些蛊虫可以通过那些活物的皮肤进入他们体内,钻入经脉,之后它们会自发地往各个穴位聚集,将穴位堵死,致使对手真气无法流通,最终爆裂而亡!

阎玦来不及思索,立马发力抽回长鞭,抽身退去。趁着涌入经脉的蛊虫尚不算多,当即催动真气注入手臂,将那些蛊虫冲出。阎玦的手臂周围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蛊虫的尸体如同灰尘被阎玦抖落飘散。

阎玦心中后怕,幸亏自己及时发现,否则倘若蛊虫涌入丹田

,那自己可真就无力回天了!转而恼怒不已,差点着了这小子的道!

而张翦可就没那么好运了,虽然阎玦的三枚弯钩未刺入其心脏,但那弯钩却是阎玦本体三尾青蝎的三枚毒钩,张翦中招,立即无力动弹,只能任人宰割!而且即使阎玦不杀他,他也活不过半个时辰了!除非有境界高于阎玦的高手出手逼毒。

此时周围处处都是金铁交鸣之声,死伤甚众,阎玦这方加上之前被巨型弓弩射死的,已死四十余人,包括一名金丹境界修妖者,而张翦一行死亡已过百人,金丹期也死了三人,张翦也离死不远了,再加上他的话,张府便损失四名金丹境界鬼修!

因为鬼修在极夜之时的战力最盛,而在极昼,战力却是大大降低,所以在对方仅有三名金丹期的情况下损失也是如此惨重。

张翦脸色苍白,脸部肌肉痛苦地抽搐着,没想到今日,竟会死在阎玦的手里!阎玦眼眸中透出决绝的杀意,冷笑着看着张翦,“今日你张翦,必死在我阎玦手中!”

张翦知道阎玦不可能放过自己,但却还是想争取活命的机会,“阎……阎洞主,你我之前的恩怨是张某有错在先……不过张某并未伤阎洞主之弟的性命,还请阎洞主高抬贵手,放张某一马,张某必定有所厚报!”

“未曾伤他性命?”阎玦冷笑着接近张翦,“若不是我及时阻拦,恐怕不止是性命,连魂魄都会被你夺了去!”说罢扬鞭就要动手。

“且慢!”张翦见此忙道,“你‘紫煞殿’的人袭杀我‘幽冥宫’的人,难道就不怕幽冥宫主对你们动手吗!”

阎玦停住动作,双肩轻微颤动,笑出声来,“张翦啊张翦,你看看这周围,你觉得我们还会住手吗?呵呵哈哈哈……你以为你张府是什么东西?你们只不过是鬼千秋养的一条狗!你以为我们杀了他养的一条狗,他就会为此大动干戈?你太天真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去死吧!”阎玦手中长鞭应声闪电般抽向张翦的头颅!

然而,就在张翦绝望之时,一道黑色雾气从他的身侧掠过,撞向阎玦的长鞭!

长鞭顷刻破碎,化为无数碎片!而黑色雾气去势不减,直指阎玦!

这黑色雾气竟是凝成实质的真气!释放出体外的真气竟然可以凝结成实质,释放这真气之人该有多么恐怖!

阎玦惊骇不已,意欲抽身逃离,然而黑色雾气来势汹汹,速度极快,阎玦竟躲避不及!

阎玦生生承下了一击,身体如一块破布向后抛去,随即重重跌落在地。他勉强撑起来,稍一运气,便猛地喷出一口黑血。

“尔等小辈,竟敢在我飞鹿城撒野,若是找死,大可前往他处,莫要脏了我飞鹿城的土地!”一道雄浑霸道的声音在众人耳边炸响。

张翦心中一喜,这是二爷的声音!若是有二爷在此,这些杂碎根本不足为惧!

只见一名身着素衣须发皆白的老者脚踏虚空,从城中缓缓而来,虽是区区几步,却是顷刻之间走上城头,脸上尽带不屑。

张翦欣喜地呼道:“翦儿拜见二爷!”城头众人尽皆下跪俯首,齐声呼道:“老祖宗万福金安!”老者眯眼看了张翦一眼,抬起一只手放在他肩上,片刻之间张翦所中蝎毒尽数化去。

阎玦那群修妖者见到老者的威势,统统停止了战斗,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他们只是摆设,只有战栗的份儿。

阎玦心中一冷,这名老者他并未见过,不过此人的威势却远在飞鹿城城主张明义之上,恐怕就是张府长年闭关的张枭了!

张枭是城主张明义的二叔,实力凌驾于张明义之上,他长年闭关并且放出话来,不突破元婴达到空冥境界绝不出关,此时出关,定是已经晋升空冥境界了!那么他的实力,可以说有了质的飞跃!

阎玦心里十分清楚,这张枭若真要杀自己,和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只是他心中不服,自己明明已经可以杀了张翦,却被这样一个高手前辈重伤。

若是自己独自前来,吃了亏也定不敢再有冲撞,可如今自己有大殿主撑腰,却并不十分畏惧,双眼恨恨地盯住张枭。只是不知道大殿主何时才能到达。

...

儿童发烧39度怎么办
孩子不吃饭怎么办
小孩发烧39度严重吗
宝宝早上起来咳嗽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