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三百一十三章:形势急转

发布时间:2020-01-16 20:59:06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三百一十三章:形势急转

有计划固然是好事,但不见得能顺利借到那位明王的能力,接着一段时间内,陈大伟的求助声也是如同石沉大海一样,了无音讯,而再説实在一句,其实就算借到了能力,也不见得可以安心使用,至少幻灭也不是眼瞎到,陈大伟这边有什么异状他都会不戒备一下?所以到头来也算是白算计一场,要是像降三世那样开了第三只眼,那样不被怀疑真的有鬼了,细心一想果然还是不行,反正幻灭这个人,要是不顺着他的想法来,就不见得有好果子吃,就像现在一样,虽然不觉得会出事,不过动弹不得,话説不能,换谁都会急。∷四∷五∷中∷文@,

不过不久之后,束缚着陈大伟身上的力量就有意被松开来了,不等他作出diǎn反应,还是没有一diǎn好脸色的幻灭这时是率先説了一句:“那我就给多最后一次机会你吧,下次开口説话,要是还提起一些无趣的事情,那接着就好走不送了!”

这家伙还真是个无聊到极diǎn的神经病啊!可也是这样的人,陈大伟是根本想不出来有什么值得他感兴趣的话题,倒不如説自己不管説什么,对方都会觉得没趣才是,之前还能赌一下还是因为没到孤注一掷的时候,现在的情况就真的不一样了,要是再説不出diǎn什么内容来,那谈话也就到此结束,花应龙救不出来,花菲凤也有生命危险,可是什么样的话题才能让这位麻烦的大人物感到兴趣呢?説到底还是一diǎn都没了解过幻灭这个人,也不清楚冰川大陆曾经发生过什么事,跟那帮邪神的关系又是如何,问题一多,又不能提出来的,思维自然容易产生混乱,卡了一下喉咙,还是没能开始説diǎn什么。

继续沉默下去可真的会相当危险啊,可是这个人到底想从自己找到什么合适的话题呢?就是有种説什么都不会引起他兴趣的感觉,所以才觉得糟糕,眼下的陈大伟就是到了一处无路可走的悬崖边,进不得,退无路,然而他这样进退不能的表现,反而是让幻灭眯着双眼,一脸浅笑的好像在欣赏着,似乎从这里才能获得足够的愉悦感。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本来是一diǎn都没有回应陈大伟,那法则之力的声音这时候也终于开声,在他的意识深处説了一句话来:“你説得没错,我必须要救下那个女人的,就算再不情愿都好,你先将身体借我一下,让我来跟这个男人説吧!”

借身体?这倒是没什么,而且对现在处于进退两难,完全没有办法可言的陈大伟来説,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是法则之力的这番话,怎么听,都觉得有其他意思的感觉,就好像本来是不打算跟幻灭这个人接触一样,偏偏到了这个地步,就没再选择退让,而是主动提出来了,这也是让一无所知的的陈大伟,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没问题吧?要是不行的话,也不用勉强自己,我会想办法的!”

能帮到忙自然是谢天谢地,可要是有其他因素影响的话,就算帮不到忙也没多大关系,也许再一次“惹怒”到幻灭也不见得他真的会计较,问题还是陈大伟觉得法则之力确实有种勉强自己的感觉,只是很快就听到了这声音从意识深处的回响着:“不算是勉强的,只能説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感觉,但我并没有太多时间给你解释清楚,对方也不愿意再耐心等下去,所以你只要在一边看着就行,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总之目前最重要的事,还是要救那个女人!”

花菲凤的价值还真是又一次刷新了陈大伟所想的,虽然不是很清楚,可法则之力既然是这样説了,那之后确实是要放多diǎn心思在她身上才行。现在的他又确实没有拒绝的理由,既然是又办法应付幻灭的话,那就交给法则之力来处理就好了,只是这一diǎn头应诺下来,陈大伟就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好像被某些东西拉远了一段距离,就是本来近在眼前的幻灭,也是突然有了段説不清长远的距离感,这就是身体让出主动权来的感觉吗?虽然一开始是让人非常不适应,不过反应过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良的感觉,就像法则之力説的一样,自己接下来只会当成一个旁观者,去见证着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接替了陈大伟身体主动权之后,法则之力是一diǎn都不含糊的在幻灭面前将“百鬼缠身”般的刺青再一次展现而出,就像是从深渊之中爬到他身上的恶鬼之众,几乎连陈大伟整张脸都有这种被缠上来的恶鬼刺青出现,然而用别的角度来看,这些恶鬼之众又像是一团黑色的火焰卷,就像是有这样一团火焰将他全身都包围起来燃烧着的感觉!陈大伟身上的这种变化,自然是引起幻灭的注意,他一开始倒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反而是相当期待的欣赏着这种突然其来的变化,甚至説句不好听,要真是动手起来,幻灭绝对是高兴的那位,正是有这种心态,也就完全没有阻止陈大伟身体继续变化,不过随着刺青覆盖率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他的脸色就不见得有多好看了,第一次露出认真和警惕的眼神,拿着酒杯的手也不由自主的产生明显的颤抖,是有种让幻灭久违感觉到发自内心的紧张感,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在害怕,要是的话,那绝对是件最稀奇的事件!

“我现在有种很讨厌你的感觉!”这是直到陈大伟的身上变化结束之后,幻灭説出来的第一句话,他现在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感觉,説了讨厌,甚至眼神里面还带着一些凶狠的味道,只不过现在的被操控着的陈大伟就没像之前一样会被这么一句话吓到的表现,而是同样回了幻灭一句:“很不巧的是,我也很讨厌跟你呆在一个地方!”

这算是在挑衅吗?幻灭眉头一皱,立即就有种想要出手教训眼前这人的心思,只是现在的陈大伟却早一步在他想要动手时,又説了一句话出来:“但就算再不愿意,也得出来跟你做个交易!”

“哦?交易?”幻灭现在就像是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样,没忍住就一直在笑着,但这笑声过后一段时间,却又有种相当悲凉的感觉蔓延而出,让他自己不禁的自问了一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还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你就説想跟我交易?是不是将话説得太过了?还有,现在这股説不清楚的厌恶感,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让我有股熟悉的感觉,你不是陈大伟了?”

幻灭算是一口回绝了交易的可能性,就如他自己所説的,在现时这世界上,就根本没有他想要的东西,如果有的话,他自己早就已经拿走了,所以“交易”两个字,听起来就是一个笑话,但是现在的陈大伟自从变化之后就给到他一种相当讨厌的感觉,而且还是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的感觉,再説现在的説话方式也变了一个人样,会怀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法则之力也没打算隐瞒的意思,diǎn了一下头算是承认了下来,只有一diǎn是意想不到的,那就是幻灭居然没有想起自己来?

不过这也应该不算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应该説在那之前,幻灭还不是叫幻灭,而法则之力也有自己的“名字”,但这样一来也是件好事,同时也可以避免到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滋生,譬如交手,这是个重diǎn,因为目前就算结合了陈大伟的御剑技,以及法则之力的所有能力,也不可能打得过幻灭的,即便不算他,单单是埋伏在外的血魔团以及另外一个不远处的那个女人,要交手上来,这边完全是没得打的,所以才会提及起交易这个事项啊,也就只有这件事是可以拖着幻灭才对的!

“我们要做的交易很简单,而你也不妨先听下我説的,再来决定如何?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也不碍这一阵子,而且你説我们有股熟悉感,也许能在我们的对话里面想到些什么也説不定吧!”法则之力操控着的陈大伟如是説着,不过他这话説完之后,幻灭就有动手的意思了,完全是没diǎn招呼都没打上,就跟刚才一样有股説不清楚的束缚力,是直接将他的身体压着,一diǎn都不给动弹的感觉!

“别这样就动手嘛,即便我们以往真是有可能是曾经的敌人,也不见得现在非得打打杀杀才行的,对吧?大家都是活了那么多年的人,有些事情也该看得开去,也许我真是能跟你做出一些特别的交易也説不定!”但是现在的陈大伟身体,完全是通过法则之力的力量,来挑取任何一位魇的能力,再説到逃脱这方面就更不成问题了,幻灭这次压制本来就是试探一下的意思,确认了这不是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又实在没法弄明白操控着陈大伟的人,真是身份到底是谁,在这种不明不白的情况下,也许正常diǎn的人,确实是会先下手为强的表现,但是幻灭并不会,即便是有种非常厌恶的感觉,但不也是件同样有趣的事情吗?

“好吧,我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説吧,你到底是想跟我交易些什么?”幻灭的妥协也是让陈大伟松下一口气来,总之不交手就已经是赢了一半,那剩一半的话,就只能是挖掘别人的黑历史之类的?也许是这样吧,只是偷窥幻灭内心想法的这件事,可也不见得有多简单吧!

“首先是这个交易,我要带走我的学生,同时你也得保证不会再对我这个宿主和他的学生,甚至是永州城任何一件事都扯上关系!其次,我也不会强行逼你跟我们合作,总之就是按照原定计划让其顺利发生就可以,你要看戏还是别的,只要不再干预就好!到最后,也许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你会记不起我来,这次不是敌对关系,下次希望也不会跟你交上手,不过有时候命中注定的事情,也确实很难説的!”现在的陈大伟只会是先扔出一大堆话来,但是他接下来并非毫无计划的样子,只是跟着要説的事情,难免有些出人意料罢了,总之就是先确定好幻灭会答应着这番话,他要是不妥协的话,这边也不会继续往下説下去。

现在听起来确实是有些蛮不讲理的感觉,但对幻灭来説也并非是什么难答应的事情,而且这样一来反而会让他更加感兴趣对方到底是有什么跟自己交易的,他已经开始期待着,就像是要见证奇迹一样的期待!

南京新协和医院咨询电话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电话多少
不孕不育女性都查什么
黑龙江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汕头什么医院看妇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