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河北成安讨薪讨出来的别墅未批先建项目

发布时间:2019-08-14 17:50:02

核心提示:最近不断有农民工向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反映,他们在地处河北省成安县辛义乡南豆公村的北湖庄园住宅小区联排别墅项目施工后,遭遇开发商拖欠工资问题。

成安县北湖庄园住宅小区联排别墅施工项目。张君摄

    最近不断有农民工向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反映,他们在地处河北省成安县辛义乡南豆公村的北湖庄园住宅小区联排别墅项目施工后,遭遇开发商拖欠工资问题。

    5月 0日,记者在成安县县委、政府有关部门辗转奔波了一大圈,农民工被拖欠工资 究竟该谁来管 的问题虽然依未解决,但一个房地产项目违规运作的事实却浮出了水面

开发商恶意欠薪17万元

魏县籍张国强等70名农民工施工的别墅已竣工。张君摄

    据魏县籍农民工张国强等人向记者反映,2014年初,成安县岗上村一位名叫吴振祥的人从开发商王章强处承包了北湖庄园住宅小区联排别墅施工项目,之后便从魏县雇佣包括张国强在内的70名农民工前来该项目进行施工。该项目建设的别墅共有26栋,他们承建的是其中的6栋。当时他们曾与吴振祥约定,待主体工程完工后,按实际工作量一次性支付清全部劳务工资。

    2014年6月,张国强等70名农民工承建的6栋别墅主体工程完工后,工程承包人吴振祥曾给他们进行了工程核算,核算结果为施工面积总计4241平方米,每平方米按照事先约定的1 5元计算,应支付他们劳务工资总计5725 5元。当时工程承包人吴振祥、工长郭芝及技术员李志永均在工程核算清单上签了字,表示对核算结果的认可。之后,吴振祥先期支付了402000元,剩余的欠款1705 5元吴振祥表示 只要开发商打来余款,就会尽快支付 。

    然而 天有不测风云 。张国强告诉记者,2014年9月,他们再找吴振祥讨要剩余的17万余元欠薪时,惊诧地发现:吴振祥因为触犯刑事案件已经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目前关押在广平县看守所。为了继续讨要欠薪,2014年10月,张国强等农民工曾找到工程发包方 邯郸市悦居房地产开发公司,公司负责人王章强答复他们说: 到年底房子卖出去后,就会把剩余欠款结清。 讨薪的农民工们至此算是吃了个 定心丸 。

    临近年关之际,70名农民工再次聚集起来,于腊月二十八、二十九连续两天集体到悦居房地产公司讨要欠薪。当时王章强再次答复说: 在正月十六之前把欠款支付给你们。 到了正月十六,农民工们再次讨要欠薪,王章强又信信旦旦地告诉他们: 到了2015年的 五一 所建别墅就全部交工了,到时候公司会一并将欠款结清。 善良的农民工们再次相信了王章强许下的承诺,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再生变故和骤然 翻脸 。

    张国强告诉记者,到了4月20日,他们曾打电话催问王章强,不料王章强回复他们的口气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态度强硬地说: 别说现在没钱,就是有钱,公司也不对你们的口,愿意上哪告就尽管去告吧! 此后就再也不接他们的电话,完全是一副蛮不讲理的架势。

农民工讨薪遭遇政府部门 踢皮球

    五一 劳动节后,张国强等人先后到成安县人力和社会保障局、信访局等有关政府部门,希望能够依靠政府力量来为他们维权。县人力和社会保障局尽管对他们反映的问题进行了登记备案,但给与的答复却让他们充满失望。县信访局给出的答复是 没有办法 ,建议他们通过司法程序来讨要欠薪。而法院则让讨薪的民工交上万元的诉讼费,张国强等人只能望而却步。

    我们被拖欠的工钱都是通过砌砖墙、绑钢筋、打灰浆等重体力劳动换来的,可谓一分一厘都是 汗珠子掉地上摔成八瓣 挣来的辛苦钱。然而现在讨要欠薪却处处碰壁,出现这种窘境实在让我们心寒。 张国强满腹郁闷地对记者说。

无证别墅群一路 裸奔 到竣工

    由于张国强等人在向记者讲述过程中,曾经提到他们承建的北湖庄园别墅工程 是一个新农村建设项目 ,并且记者通过了解,获知该工程与旁边的新农村工程 是一个老板 ;因而记者首先来到成安县委农工部了解情况。县委常委、农工部部长王志新获悉记者来意后,告知记者 北湖庄园别墅工程不属于新农村建设项目 ,因而不属于其管辖范围。

    记者接着又通过电话采访了县国土局王局长。据王局长介绍,北湖庄园别墅项目是以新农村建设的名义审批的土地。

    显然,农工部和国土局的两种说法相互 打架 ,让记者也开始陷入迷茫,不知道该以谁的说法为准。记者来到成安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魏某称,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项目,该项目更没有在住建局办理施工许可证、房屋预售证等任何审批手续。住建局一位王姓的副局长则对记者说,县里曾在201 年专门下发过一个文件,规定工程建设项目属于 未批先建 的,由县综合执法局负责管理,因而北湖庄园别墅项目不在住建局监管范围之内,更没有交纳民工工资质押金。

    随后,记者来到成安县综合执法局,局长刘建民表示 将有关情况进行核实后再予以答复 ,但截至记者6月7日发稿时,也未得到任何回复。

讨薪还需政府协调

    折腾了一天,记者最后又来到县人力和社会保障局,该局劳动监察执法大队大队长 臣接受了记者采访。王队长在了解到记者反映的拖欠农民工工资情况后告诉记者:这些情况他们有所了解,也进行了登记备案,但由于当事的农民工参与北湖庄园工程施工采取的是 清包工 的劳务方式,没有与工程发包方建立劳资关系,因而根据邯郸市201 年10月1 日签发的《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保障办法》规定,农民工工资属于劳务关系、没有工资关系情况的,不列入《劳动法》监管范围,而应属于《民法》调整范围,因而对于张国强等农民工遭遇到的欠薪问题,管理权限不在劳动监察执法部门,因此他们对此也是 爱莫能助 。

    至此,尽管记者在成安县有关部门穿梭忙碌了一大圈,但 谁该为农民工欠薪遭遇主持公道 的问题却依旧是茫然无解,没有答案。同时,记者在调查农民工讨薪事件中 意外 发现的工程项目管理混乱、违规建设问题,究竟是个别现象还是 冰山一角 ,政府的监管作用难道在这里也同样 失效 了吗?

过敏性哮喘检查
女性阴道炎不同类型症状也有所区别要分清哦
新生儿有哪几种表现可能是得了脑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