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天才相士 第四百零一章 暗流涌动

发布时间:2020-01-16 18:16:10

天才相士 第四百零一章 暗流涌动

《百年耻辱,工作者参加发布会竟遭无人道殴打》!

《外交部金克煌大使陷入深度昏迷,生死未卜,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血债血偿,严惩凶手,恳请彻查搅乱发布会打人者》!

华夏无数的门户站,以及各路晨报、午报、晚报,甚至一些电视媒体上面布满了这些极富煽动性的标题,而站、电视画面上更是贴满了当时外交部发布会上的群殴场面,内容之血腥让人动容,暴徒之歹毒让人愤怒,之惨状让人义愤!

最要命的是,在这些报道内容的周边,无一例外的将刘经天纵火打人的事情附加在上。而且那些报道中,也都有意无意的提及这起恶**件,极有可能和华夏某开国大佬有所牵连。

无数的媒体从业人员开始前往燕京,准备进行大规模,使加快捉拿元凶的进度。

燕京城内的一些要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表露出他们对这一起恶**件极为愤怒,将会向提议,尽快拿出解决方案,找到那些打人的元凶,给国民一个交代!

扶桑国的态度更是史无前例的强硬,田中野生大使亲自头缠月经旗,率领大使馆一应大xiǎo官员,走上街头挥拳,要求华夏尽快缉拿凶手,也尽快告破刘经天纵火伤人案。

烈火烹油,一张接着一张的连篇累牍的报道,再加上别有用心之人的推波助澜,这起事件此时已经传彻华夏的每个角落。就连一些乡村之中的农夫,在耕作完毕坐在地头抽烟的时候,也会探讨一下其中的八卦,猜测一番事件的最终结果。

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出乎意料,而围绕这次事件的探讨也更是叫人动容,无数人在微博上转载关于刘经天纵火伤人案件,然后在后面加上了自己的理解,最终这些友们得出一个结论。而今的时代,已经成了坑爹时代,不管前辈如何辛劳,总有后人在后扒灰!

坑爹时代?!事情的发展越演越烈,甚至不少海外的媒体都开始连篇累牍的报道发生在华夏的这件事情,但是许多已经被热血冲昏了脑袋的人,却是没有注意到,在这次事件之中,华夏官媒和外交部,却是异样的保持了沉默,犹若他们是因为理亏而不敢发文辩驳似的。

让这些官媒保持沉默的理由,林白清楚,而华夏外交部的那些官员们也很清楚。只是他们此时此刻都在等待,等待着这场暴风雨到达最猛烈的极diǎn之时,他们在突然发力,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同样也将那些在这起事件中闹腾的最欢的那几个别有用心之人收押归案!

……………………

xiǎo提琴颤抖的琴弦上速度越来越快,而其中原本欲説还休的炙热情感情感也到达了即将爆发的边缘,让燕京城内这座深沉如古堡的别墅内部弥漫着一种阴沉暗黑的感觉。

屋内到处都是厚厚的黑色天鹅绒,没有半diǎn儿阳光从里面透露进来,即便是在屋子一角放置着的两盏台灯,都被厚厚的黑纱包裹着,从其中发出的光线不但没有半分温度,而且叫人觉得从心头生出一种恐惧感。

在别墅客厅内,只有一个淡淡的红光忽明忽暗闪烁,映照出一个男人犹如刀砍斧削般的英俊侧脸。他的面容无比苍白,一双纤细的手腕上青筋毕现,而身上更是穿着一袭黑衣,如果不是因为口中叼着雪茄露出火光的原因,整个人的气息就和屋子彻底联系在了一起。

屋内的乐曲声到达了乐章的**位置,而男人放在腿上的双手也开始缓缓在膝盖上敲击开来,跟随着这曲子的节奏缓缓打着拍子,显然椅子上的男人很享受这首乐曲带给他的快感,当然更明显的是他的心情显然不错,若不然不会在这么一间黑暗的屋子里听欢快的乐曲。

吱呀!屋子厚重的木门缓缓被人推开,从门口朝里透进来了一缕光线,椅子上的男人双手骤然握紧,放在眼前,似乎对突然出现的这些光线极为畏惧。见到这模样,从外走进来的那穿着一身黑色道袍的老人轻叹一口气,然后缓缓将门带上。

“事情的发展都按照计划在运行,不过根据我刚才卜算的结果,东江太郎离奇身亡,如果卦象上显示没出错的话,应该是死在那个人手里了!”黑衣老道毕恭毕敬的走到年青男人身前,压低了声音缓缓开口道。

年青男人摆了摆手,然后继续安静的享受xiǎo提琴演奏的听觉盛宴,当曲子终于步入尾声,xiǎo提琴的丝弦颤抖的如同要断裂之时,年青男人缓缓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缓缓舒了一口气,如同是在享受乐曲**之后的余韵。

“你説东江太郎已经死了?”年青男人抬手抽了口雪茄,从口中吐出浓郁烟雾之后,缓缓接着道:“那林白他有没有做出什么其他的举动,刘家人在这次骚乱中有没有做出反应?”

“没有!出乎意料的安静,我感觉是因为我们的计划太过天衣无缝,所以他们找不到任何纰漏,是以才会如此沉默!毕竟现在所有的舆论都站在我们这边,如果他们敢做出反应,那等待着他们的就是舆论大军更加汹涌澎湃的攻击!”黑衣老道沉吟片刻之后,缓缓道。

年青男人脸上露出一抹哂笑,淡淡道:“道长,咱们和林白交过手,对他的心性也算了解。难道你不觉得他现在沉默到了这样的地步,和他以前的性子完全不符么?而且他敢对东江太郎下手,就説明他一定是有了什么依仗,觉得留着他的性命也没有什么必要!”

説着话,年青男人的拳头握的更紧了几分,上面原本就十分明显的青筋,此时更是悉数暴露在外,仿佛只要提起林白这个名字,就会让他生出无边怒气。

“我想过,也仔细的审视过我们布置下来的所有步骤,但是没有发现有任何偏差的地方。而且现在就算是他有证据,也绝对不可能起到翻盘的效果!”黑衣道人摇了摇头,缓缓接着道:“当然,以我的了解,林白他的确不是这样善罢甘休的人!”

“先放着不去管他,但是和扶桑国那边的接触先停下来!”年青男人狠狠的抽了一口雪茄,接着道:“那只xiǎo黑猫的事情你的怎么样了?我们费尽了心力才得到了这样一个化形阴灵,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三合火命带来的霉运依旧,老道我虽然借助阵法使它对你的影响降低到了最低,但是却依旧不能做到让你暴露在阳光之下,否则之前的努力就悉数白费!”黑衣道人説道,“化形阴灵的事情我一定会努力去做,只是它智慧已成,想要抹杀掉为我们所用,过程无比艰难!”

“国际相术大赛已经迫在眉睫,我要等到那一日对林白发起绝地反击,我希望在那之前你能将那只化形阴灵驯服!”年青男人闭上眼睛沉思片刻之后,接着问道:“你之前和我説过,似乎还有其他人针对林白下手,联系到那些人没有?”

“现在还没有,不过我已经派出两个xiǎo队去寻找那些人了,只要他们一有消息,我就会尽快汇报给陈少你!”黑衣道人听到年青男人这话,缓缓舒了一口气,然后恭敬道。

年青男人diǎn了diǎn头,轻轻摆手,説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切记和扶桑国之间的联系尽快断开,事情要做的滴水不漏;还有关于那只化形阴灵的事情,大胆放手去做,找出一切可行的方法,哪怕是要万人血祭也可以!”

黑衣道人闻言抬头看了看年青男人,双唇翕动了几下,想要再説些什么,但终于还是没説出口,转身朝着别墅大厅外走了出去。

良久之后,屋内重新归于一片寂静之中。而那个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年青男人缓缓起身,转身走到大厅一侧的落地窗处,沉吟良久之后,伸出颤抖的手将窗帘拉开一角。

随着厚重天鹅绒窗帘的拉开,午后炙热的阳光奔涌朝着屋内冲了进来。年青男人苍白颀长的手指一接触到那阳光,就如同是被一块火炭灼伤,迅速红肿起来!

年青男人的手被阳光这么一烫,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而原本握在手中的窗帘也急速落下,但最后一抹光亮却是将这年青男人的面容映了个通透,如果此时此刻林白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个年青男人就是当初他布下三合火局,坏了一世气运,然后遥遥无踪的陈北煌!

“林白,你加诸我身上的一切,只要我陈北煌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将这一切变本加厉的回报给你!你,刘家,还有你的那些女人,一个都不会好过,他们全部都要死在我手中!现在这些事情,不过是我先提前收回一diǎnxiǎoxiǎo的利息罢了!”

靖远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沂水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妇科专科医院
青岛治疗妇科医院
张家口最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