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权国2016破军七

发布时间:2020-01-22 17:58:10

权国 2016 破军(七)

本阵逃跑了!王**神菲特大人竟然逃跑了!一名瑞拉年轻军官整个人呆立,痛苦的转身看向本阵方向,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军军旗竟然在他们激战之时,转身往后撤离,

”妈的,我们被卖了!“

”什么王**神,懦夫!“前面一片怒骂声,他们这些国内精锐基本上都是血战过的,这次在遇伏之下,依然拼死搏杀,就是因为他们相信,菲特侯爵这位瑞拉的军神曾经对他们表示过,此战关系到瑞拉国运,士兵退则斩士兵,军官退则杀军官,将军退,他亲自斩,如果是他菲特侯爵退,军皆可杀!现在就是这位说出军皆可杀的大军统帅,尽然因为顶不住帝国骑兵的压力,抛弃前面已经被绞入杀场的部队,自己带着人跑了

”完了,瑞拉完了!“

精神崩溃的瑞拉军完乱套了,刚才还拼死激战的士兵,一下就垮了,瑞拉军是久战疲兵,不论人马都已经困乏到了极处,牺牲也到了能够承受的极点,是靠着瑞拉人的骄傲支撑着,才支撑到了现在,本以为终于顶住了帝国骑兵,终于挽回了战局,谁也没有想到,突然就冒出了这么一支迅捷轻骑兵,以来不及反应的速度一下就摧垮了他们的部努力!以血肉之躯拦阻敌方铁骑冲阵,期间损失可谓惨烈,士兵们一层层的倒下,如稻叠,地面被染红,军官们满身是血的还在拼命的喊,坚持住,本阵会派来援军支援我们的,我们已经拿出了部努力,瑞拉战旗之下,没有懦夫!

就在伯兰特邦妮的轻骑兵一鼓作气逼跑瑞拉军主阵,打穿交战线。一大队的帝国骑兵再次源源不断的从交战线侧翼涌出,

马蹄轰隆,骑枪如雪,瑞拉人的精气神一下就垮了,眼前这洪流般一浪浪涌来的骑兵已经让他们绝望,帝国骑兵到底还有多少?瑞拉人的神经被摧残的体完肤,

这是撒隆从集结的西南区突击骑兵,撒隆也是战场上的宿将,身经百战,对战场上的气势变化一眼就发现了。瑞拉军本来就没有多少力气继续拼杀,这些瑞拉精锐从心理上到身体上都到了极限,此时此刻,就像一个疲惫到极点的人,只要轻轻一根手指就能够令其倒下,虽然西南区突击骑兵尚未整顿休息完毕,但也能拉出上万人的作战队列投入,战争天枰彻底倾斜,

”军以阵列推进!“

撒隆在骑兵军抬起手。脸色狰狞的大声命令道,从集结的西南区突击骑兵顺势张开两翼,缓缓策马而前,如狼群一样狩猎。控制着速度,坐等溃逃的瑞拉军一个个疲惫力的大口喘息,力奔跑的趴在地上,然后被整齐推进的帝国骑兵如推线一般轻松砍掉脑袋。

这些瑞拉士兵眼中目光完涣散麻木,纷乱的瑞拉军阵中,所有抵抗意志都已经崩溃。军官们打马掉头就跑。可是马力都已经用到了竭尽的地步。而且四周都是溃军,一瞬间如何能提起速度来,

此刻瑞拉军的军纪已经完混乱,士兵们看见军官骑马逃跑,纷纷将马背上的军官拖下来,抢夺马匹逃跑,两军对垒与旷野荒地,步兵身穿重甲列阵以战,骑兵借马力而行,论体力持续和回复,步兵是天生的短板,瑞拉军已经是少有的精锐,也终于到了被拖垮的一刻

不用说突入的帝国轻骑兵打穿了交战线,正在调转马头,犹如弯钩一样展开回杀,前后夹击之下,谁跑的慢就是死,

瑞拉军士兵已经不管不顾了,只想逃离这个战场,回到营地,或者还能够有一线活着回国的希望,当放弃了一切希望的时候,人要不就是失魂落魄的只想着逃走,要不就是自暴自弃的准备与自己的同伴同死。

一队从后面涌上来的瑞拉军精锐红着眼睛,手中武器先招呼向自己方面的逃兵,嘴里骂着“茫茫荒野,还能逃到哪里去?就算逃回营地,被大军围困下,也是被饿死投降的命!部向前,退后者杀!”

大军崩溃,那里是少数几个精锐能够扭转的,对着溃军猛砍猛杀,反倒让混乱局面终化为可收拾,刚才还以血肉扛重骑兵的身穿重甲的白钢重兵,此刻也完丧失了作战的勇气,他们本就人数所剩不多,一直被顶在前面,此刻是不堪,

号称死战不退的白钢战兵纷纷丢了手中武器,盾牌,边跑边扒身上的盔甲,一些属于头脑比较清醒一点的,知道混着大队之中,必然会被随后紧随驱赶的帝国骑兵一个个杀掉,转念间逃离大队,朝着其他方向逃跑,

胖子看着瑞拉人已经崩溃,领着麾下上千近卫停在大军横线推进的侧翼顶端。上万帝国骑兵面展开,完美收官,虽然有意外,但也堪称一个完美的战局,

联军的主力精锐瑞拉人已经力再战,就算能够狼狈逃回营地,也丧失了继续坚守下去的能力,十余万联军溃散数,不要说现在在骑兵掩杀下彻底透支体力和精力,能够活着穿越这片荒野抵达边界,只怕十中一,

对于脱离大队的散兵,胖子没有下令追击的兴趣,没有食物,没有支援,这数百里茫茫荒野还能逃到哪里去?落在帝国骑兵手里还算好的,顶多就是作为战俘吃点劳力的苦,至少生命忧,也不是完没有被放回去的希望,

要是遇到荒野夜间徘徊的狼群,估计连骨头都不会剩下,在这片曾经以繁华著称的刚非帝国腹地,伊斯坦人掀起的滔天杀戮导致数百万人横尸荒野,城市破败,百里人,换来的是荒野间数狼群游荡,

伯兰特邦妮带领七千骑兵已经反身杀回,策马提枪,雪白的脖颈挺直,走在军的前面,美目中尽是一片红色。她身后的刚非北部军团轻骑兵此刻一扫先前埃德加撤退中的丧气,人人昂首挺胸,气势高昂,

眼前的平地,一片血肉狼藉。瑞拉败军尸体涂满四地。马蹄经过之处,是断臂残肢。不少瑞拉军的伤兵残马在尸堆当中挣扎呻吟,看到帝国骑兵大队轻骑经过,挣扎得起来的都靠在尸堆上面,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切,

菲特侯爵中军本阵三千军逃离战场。说实在的。眼前这场战局,他还有点糊里糊涂。瑞拉精锐死战,终于为战场争夺战争取到一丝战场局势,而如果能够坚持,甚至能够将战局拉平,胜负还算难以判断,但是局势如何演变到此处,他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瑞拉王国花了十几年时间组建起来的这支强军团就这样垮了。其中好几个军团可都是战功彪炳,不是没见过死战的菜鸟,但是就这样被对方的骑兵一层层的摧垮了的意志,瑞拉军营地内。留守的士兵都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切,

前线大崩,气势如虹的数万人军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下就垮了。人拥马踏法计数,瑞拉人这次是精锐尽出,留在营地内防守的都是战斗力不强的部队。前面那么多王国精锐都败了,自己又能够有什么作用,就这么完了?主力被一鼓而破,大军主旗望风遁逃,亏得王国下了大的决心,调出了真么多的精锐部队孤注一掷投入刚非北部争夺战,战争打到这种程度,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瑞拉营地内士兵一个个神色哀伤,寒风卷动头顶旗号,击打得旗杆啪啪作响,刚才数万野战集群拖出去与帝国骑军主力奋力一搏的勇气终于丧尽,,看着迅速从前面回奔而来的本方骑兵,反倒一个个捏紧了手指

“开门,大人回营了!”下方传来瑞拉亲卫骑兵前锋的声音,营盘上一片寂静,

“开门,都没听到吗?一名营门上的瑞拉军官呵斥懒洋洋的士兵拉动营地绞盘,士兵们你看我,我看你,目光古怪,手扶着绞盘缓缓拉动,本来应该力拉动,现在都是有十分力只出三四分力,营地大门咯咯直响,过了足足十几秒,敞开的空隙还不足一匹战马经过,

“你们”

军官脸色憋的通红,但是目光看了看士兵们脸色,举起皮鞭的手也打不下去了,大军败了,将军丢了前面的同伴,扛着战旗灰溜溜的回来,菲特侯爵一路狂奔,既然选择了逃跑,自然是力丢弃了一切,

菲特侯爵跑的也郁闷,自己拼死拼活,难道真就只有这样的命?经此惨败,就算后方边界还有号称十余万的兵力,也再能力和胆气,与帝国角逐刚非北部的控制权,此战之后,联军先前对于战略的主导地位不再保持,

”大人,请让我们回去救人吧!“发出声音的是这支亲军骑兵的指挥官,正是血气为兴盛的二十七八岁,此时满眼都是血,手紧紧捏在一起,一下就单膝跪在菲特侯爵身前,其他骑兵纷纷单膝跪下,这些骑兵脸色跟在主旗之下一路跑的很难看,前面双方杀的惨烈与他们没什么关系,他们只是负责护住主将,前面打成那样,这些瑞拉军的骑兵也没有得到冲上去殿后的命令,现在回跑是一满肚子怨言,

三千多亲军护卫中也有一千多是披挂精甲的战马骑兵,论战力和防护力不在帝国骑兵精锐之下,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死战!死战!抵死而战,前线崩盘,对方是骑兵,步兵们只能用两条腿跑,两条腿怎么跑的过四条腿,这个时候,只有本方骑兵死冲上去死战殿后,才能够掩护多人逃回来,以千人骑军换取万人逃回,大家死了也甘心,顶多就是被对面踩踏成碎肉,反正都是不过如此的局面,

战士拼死以战是本分,将军以身徇难是职责,现在就这样跑了算是什么,将军丢了大队士兵跑了,身为将军亲卫也只有跑的份,现在将军已经安了,只求能够尽跑回去救人,菲特侯爵目标比阴沉的看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猜到了他的心思,脸色忽红忽白,自己是如何的英雄,被瑞拉年轻军官们视为王国战神,自从这支亲军骑兵到自己身边,人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是崇拜。

可是现在,人人目光低垂,不敢与自己对视,偶尔露出的也是满是鄙视,

战局糜烂如此,难道是我的?菲特侯爵内心顿时升起一阵悲凉,开战至此,他也不过就是败了这一次,前面带领大军直入腹地五百里,一举拿下埃德加屏障。这些亲卫们一个个下巴都抬到天上去,现在败了,一个个就是这表情,惨败加上未来茫然,他目光看向这些年轻骑兵们的神色顿时显得狰狞起来,这些家伙不知道什么叫大局的家伙,就让他们去死个干净算了!帝国骑兵数万压上,一千人的精骑能够抵什么用,只怕还没冲上去就被帝**的弩箭先射翻了。一群只知道血勇的蠢货!

菲特侯爵脸色变得冷漠,摆手凝声说道“你们想要去救人就去救”

“谢大人!”年轻亲卫队长点头,利落的翻身上马,勒转马头。手中骑枪下垂,挺直了身子,死死的看着对面大军崩塌的景象,看着黑色铁骑流横在眼前。看着数瑞拉人的尸体如稻草堆叠惨列,还有多的溃军密密麻麻的人头,被黑色大潮推动之下。悲天呛地的往后奔跑,哪里还有一点瑞拉军人该有的傲气,

“所有人跟我上!”

年轻的亲卫队长高举手中骑枪,声音中透着决然,身后上千骑人人脸色发红,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有了一错觉,在他们眼前上演的是历史,他们就是这片历史洪流中法控制的树叶,在这片蓦然荒野左近,曾经是一个强盛帝国的繁荣腹地,数十万大军舍死忘生的厮杀。大地流血飘橹,帝国崩溃,兴势力在崛起,数野心家趁势而动,数人的尸骨上,后底定这北地局面的到底还是来自北面一口气灭了高卢的猎鹰帝国,!

“冲上去!”上千瑞拉军中精锐骑兵,迅猛如风就如烈火掠过草原,硬是凭着一股悍不畏死的锐气,在一片溃军中竟然逆流而上,溃军人流吓得连忙闪避,也有胆大的叫喊着“前面都垮了,你们还去干什么,回去!

“能救出一个是一个!”

这些披着精锐铠甲的瑞拉骑兵在溃军中挣扎上千,在他们的视线当中,就看见大队大队的瑞拉溃军,丢盔弃甲,衣衫破碎,朝着营地方向败退下来。人头簇动,为了逃命早就已经没有了建制,上万人拥挤在一起,不少士兵连武器都丢了,身上铠甲是丢的干净。这些溃兵身上几乎人人都溅满了血污战痕,一看就知道不是没有经历过血战的血性男儿,但是此刻,只是拼命的往回跑,前面力扛帝国骑兵冲阵的血勇早已经不见了一点一滴

“大厦将顷,谁才可以拯救这危局?”亲卫骑兵队长不忍的闭上眼睛,在这大队大队的溃兵身后,是上万骑的黑色帝国骑兵,战马面甲狰狞,上面的骑兵同样甲上沾满了血迹战痕,人马看得出都已经疲惫不堪了,可精神还是兴奋到了极处,人马阵列向前,犹如浪潮推动,翻翻滚滚的将前面的道路都塞满了。这些黑色骑兵在溃军后拉出五十米距离,不断有弩箭射出,就有溃军惨叫着倒地。其余溃军已经跑得麻木了,不管倒下的是谁,都没有人多看一眼,只顾着逃命。溃逃的瑞拉军虽然一路丢了上万人,但是开出营地的兵力有四五万,连续损失下,依然足有数千人,

“队列阵,瑞拉,没有懦夫!”

亲卫骑兵队长看的眼角都咧开,用尽身力气大喊,身后的千人精锐一字迅速展开,立马在溃军与帝国骑兵之间,毫畏惧的直面翻滚如潮而来黑色洪流,

帝国骑兵整队推进的马蹄停住,骑兵们有些错愕的打量着对面的瑞拉骑兵吗,对面的千人骑兵队列与这边的上万骑兵相比是如此渺小,但是这些瑞拉骑兵身上有一种令人敬佩的气质,

对方是在送死,用生命来换取溃军短暂的安,但是这有什么用?溃军战心已失,击溃这支千人骑兵之后,帝国铁蹄一样可以轻松碾压

“弩弓准备!”一名帝国骑兵队长抬起手,目光透着凶厉,身后骑兵纷纷取下弩弓,迅速拉开弓弦,键槽之内,放入专门针对骑兵的破甲箭,一张张弩弓开始平端,只要一声令下,就可有将对面单薄的千人队完覆盖

“住手“一个冷傲的声音响起,独眼撒隆在几名亲卫骑兵的护卫下突前几米,目光看了看前面

”难道我帝国骑兵没有敢于一战的勇士吗?所有人,把弩弓收起来!既然是骑兵,那就拿出骑兵的战力冲垮他们!“撒隆充满杀气的呐喊声响彻云霄,战马飞扬起的马蹄狠狠踏在地面,未完待续。。

黑龙江白癜风医院电话多少
廊坊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吉林治牛皮癣正规的医院
泉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山东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