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法家高徒 第一千一十七章 天意难违?

发布时间:2019-12-04 07:17:04

法家高徒 第一千一十七章 天意难违?

“怎么停下了?”

看着突然停下的大军,程度脸色不由的微变,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是啊!”

“为什么停下,加速!”

“加速!”

刘黑子也是一脸的茫然,有些焦急的吼道。

“传令兵,到前面问个清楚,为什么突然要停下!”

“让他们加快步伐。定然要在天亮之前赶到南明县。”

“否则以延误军情论处!”

“诺!”

见刘黑子脸色铁青,眼睛中隐隐有着冷色。

传令兵不敢迟疑,急忙起身。

不过,还没等他离开,前方就有人急匆匆的跑来,声音仓皇的大声喊道:“报!”

“报!”

听着前方急切的声音,不论是程度,还是刘黑子都下意识的停住身形,并且下意识的对视一眼,他们彼此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几分震惊。

就在两人不知前面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有传令兵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脸色发白,眼神中带着仓皇的说道:

“大人,不好了。”

“大事不好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慢慢说。”

“前面为什么停下!”

见前面的人前来汇报,刘黑子急忙上前,伸出粗壮的手臂,板着哨兵的肩膀,声音焦急的问道。

“回禀大人!”

“不知为何。。。”

“前面有百丈宽的河流阻路,我等根本没有办法越过!”

“所以不得不停下!”

“还请诸位大人早作处置才是!”

传令兵不敢隐瞒,急忙如实的回道。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按照本将的记忆,前方只有一条数丈宽的小河,而且河水也不是很深。”

“前面怎么会有百丈河流?”

“难道说我等孤军深入,迷失了道路?”

“地图!”

“拿地图来!”

听着哨兵的回答,刘黑子的脸色不由的就是大变。眼睛闪烁,有些歇斯底里又有些难以置信的吼道。

“诺!”

旁边的亲兵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敢耽搁,急忙从背后取下兽皮烙印的地图。

这种地图用特殊手法,烙印在兽皮之上,防潮防火,不容易损坏,而且背着相对轻便。

“诺!”

亲兵不敢迟疑,急忙将兽皮摊开。

刘黑子身体下伏,将眼睛贴在兽皮之上,仔细的观察着纹理,还有山峦的走势。并且时不时的用余光打量四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黑子这才起身,眉头紧皱。

“怎么了?”

程度看刘黑子面色阴沉,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讶,有些担心的问道。

“将军,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生!”

“大事不妙!”

“根据地图,前方的河流,只有数丈宽,但不知是什么原因,水位竟然暴涨到百丈!”

“我等此行,没有交通工具,很难度过!”

听着刘黑子的话,程度的脸色不由的就是大变。

山洪暴发,河水暴涨,这样的情况,不说百年难遇,也是十分罕见的。

“我们可不可以绕过去?”

“这条黑水河,蜿蜒曲折,足足有百里之长,而且两旁多高耸的悬崖,根本不可能绕行!”

看着程度期盼的眼神,刘黑子的心不由的就是一滞,但他还是重重的摇头。

“这!”

“这可如何是好?”

程度看着刘黑子的表情,心不由的沉到谷底。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浮桥呢?”

“这么长的河流上,总会有浮桥吧?”

“先生!”

“因为上游连日降雨,河水暴涨,河流上的浮桥又年久失修,早就被冲垮!”

“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通过!”

听到程度的询问刘黑子的脸上苦涩之情变得更浓。

“我们能不能在架起一座浮桥?”

说话的功夫,程度已经来到河边,正如哨兵说的那样,河流裹挟着泥沙,水质异常的混浊,最关键的是水流湍急,别说是士兵,就算巨石也能被席卷。

“这!”

“大人!”

“不是小的们推脱,而是这河流实在是太湍急了!”

“我等根本没有办法站立,而且最关键的是,因为河水暴涨的关系,我等根本不知道这个河流有多深的水位。”

“根本没有办法。。。。”

看着满脸为难的士卒,程度的眉头不由紧皱。

他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而是河流阻路,让他的内心说不出的烦躁。好似蛮牛一般在河堤上来回走了几趟,程度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这!”

“除非。。。”

士卒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刘黑子,满脸的迟疑。

“除非什么?”

程度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有些欣喜的追问道。

“速速说来!”

“就是,都到了什么时候,你还卖什么关子!”

“还不速速道来!”

见那士兵用目光看着自己,刘黑子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有些不渝的说道。

“诺!”

士兵见刘黑子发怒,不敢在迟疑,急忙说道。

“除非有三桅大帆船,或者是有墨家飞艇,我等才能度过这等天堑,否则断无可能!”

“这!”

“你这不等于没说么!”

“这个地方人烟稀少,怎么可能有三桅大帆船?”

听着士兵的话,刘黑子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瞪,满脸不悦的说道。

“是将军您让我说的!”

那个士卒被刘黑子训斥,虽然不敢反驳,但是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

刘黑子不由的气急,但也拿他毫不办法,只能满脸苦笑的看着程度:

“让先生看笑话了!”

“这些儿郎在沙场上都是好样子的,就是性格比较粗鄙!”

看着满脸惴惴不安的士卒,程度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无力的摆手

,满脸颓然的叹息。

士卒所说他何尝不知。

“难道真是天意难违?”

“难道说北郡刘季还是气运未尽?”

“否则为什么会恰好洪水爆发?”

程度一个人站在岸边,看着滔滔的洪水,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迷茫。

作为主官的程度都有这样的想法,何况其他人。

每一个人对未来,对命运,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担忧。

更有人目光闪烁小声窃窃私语。

就在众人满脸狐疑之时,程度的眼睛不由的扩张,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河面。

“这怎么可能?”

受到他的影响,众人也都下意识的抬头。

和程度一样,不论是刘黑子还是普通士卒都是眼睛圆睁,嘴巴大张,满脸震惊和难以置信。。。

哪个小儿咳嗽药无禁忌成分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功效
小孩有点咳嗽怎么办
孩子便秘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