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亲情征文】沸点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5:08

天微微亮的时候,三兄弟不约而同的都醒了。昨晚难以入睡,不知为何窗外面的雨却还在哗啦啦的下着。下的毫无预照,也下的很突然。

(一)

老大王宝醒了。王宝擦了擦未流干的眼泪。开始快速整齐的整理行囊。厚厚的包袱里面简简单单的装了一些粗制的落破的粗麻衣物。那是母亲从邻家王大妈那里拾来的。也有别人家随便给的。今天王宝将第一次出门。第一次迈向新的人生起点。

老二王宝聪也晃晃悠悠的爬起来了,老三王宝明却依然香甜的睡着。从衣兜里里的第二个口袋自然熟练的拿起了口琴,王宝聪自忧自唱的吹起来。那声音断断续续,时而缓时而迅转下嘎然而止。王宝聪边吹着口琴,边从窗花纸的小破洞口往屋外看了看已经准备离家的大哥。王宝聪小声沉闷的叫道。

“哥!你就要走了吗?”王宝听到了二弟的从屋里传来的亲切声,但却不知道如何回答。转头望了望那声音处,接着就快速的大着步伐迈步离开了。从那颤动的背影处可微微看见大哥正快速的往屋外的母亲住地走去。

王宝看到了母亲,从母亲那矮小的背影后,可见年迈的母亲正半扶着身子喘着气为自已下着那白面面儿。

“娘,我不饿,别弄了!等下还是让我那俩个弟弟起来再吃吧!”说完王宝轻抬脚步的走到了母亲的身旁停了下来,王宝的眼里慢慢地溢出了伤心的泪水。双膝慢慢变得酸了起来,亮堂堂的男子忽迅之下重重的跪了下去,接之三个重重的叩头沉沉的叩了下去。

“娘,恕儿不孝!”王宝溢着泪吞咽着心里的所有的苦楚,接着缓慢起身。母亲明白,儿子大宝即将离开自已去遥远的异地背走他乡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娃,来让娘好好看看你!”王宝半蹲跪着身子双腿一拖一拖的从湿地的另一头拖到了母亲温暖的膝下。双手挽抱着,像个小孩般,王宝把头微微的轻轻的靠着靠着……

王宝溢着酸苦的咸泪,嘴里大声的叫上了一句:“娘……”另一头母亲温暖的回答道:“哎……”没有任何声音,仿佛在开始说话之后就仿佛一切停止。也就在此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各自涌着泪,接着慢慢的将自已的内心话,没有通过嘴角发音,无声无韵的穿过双耳之间的鼓膜……

快速的背着身子离开,王宝一个人不停的往人潮人拥的地方挤去。

(二)

“哥!哥!哥!你真的离开了我们吗?”王宝聪仍吹着口琴,那声音像是一首悲歌,却又如那让人心底温暖的滚滚暖流,口琴声慢至三弟王宝明的双耳中,王宝明开始从梦境中醒来。

“二哥,你别吹行不?真要命!烦死人了!”王宝聪停下了吹奏,接着起身穿衣。

看着三弟,王宝聪不知道为何心底总是有一种不明所以的感觉。感觉他像一个人,而这个人却渐渐在自已的脑海里模糊。

看到母亲,王宝聪很自然了叫了句:“娘,大哥呢?”母亲王秀梅回答道:“你哥,你哥他走了!”

“什么,大哥走了!他去哪了,不是说好生活上的事情不要他负责吗?他怎么还是走了!”

“哎,吃面吧!你哥留给你们的。”

“娘我现在不饿,我还是叫宝明来吃吧!”离开简陋的厨房,王宝聪径自捣弄醒正做着春梦的三弟王宝明。

“起床,起床!”

听到二哥的声音,王宝明擦了擦未醒的眼,接之又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三)

太阳慢慢的从窗花纸穿过,接着刺眼的阳光亮晒着里面正熟睡的三弟王宝明。

王宝明起了床,慢慢颤悠闲散的简简单单的往水龙头里乱洗乱冲一阵,终于另一个亮闪闪活脱脱的王宝明出来了。

“宝明,过来吃面,你二哥刚才留给你的。”母亲王秀梅从晒衣服的竹杆上晒完衣物转身叫着王宝明。

“妈,二哥吃了吗?”

“你二哥他一个人出去散散心了。”

“来吧,快点吃面。”母亲双手端来了冷沱的白面面。接着放到了王宝明的身前。

“娘,我不想吃!”

“怎么了,你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呀!”

“没,就是不想吃。”

“不想吃就不要吃了呀,来,快点是不是要娘喂你呀!”

“不,不要……”碗被打碎了,面也像开店铺般散落一地。碎碗的声音传到了正一个人躲在角落伤心的老二王宝聪。

王宝聪快速而至,脑子不知是混还是过热,心里像烧开的热锅。

“娘,是不是宝明又不吃面呀!”

“没……没有!”王秀梅有点心神不安,感觉心里唐突突的。

“宝明,你过来。你给我说说你为什么不吃。”双眼怒目而视,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到欲发泄的火丝。

“面,面又什么好吃的,不就一碗破面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宝明的宽厚的双手像风疾般驶过,接之秋枫扫落叶般只听“啪啪”两声的清脆响声,亮堂堂的打到了老三略显臃肿的细脸上。

“二哥,你……你为什么打我!哼!”

老三一下子快速的跑开了,接着留下了老二王宝聪一个人傻傻的愣在那里。

“老二,你为什么要打他呢?”秀梅也有点生气,但却不知道为什么。

“我打他怎么了,谁叫他浪费呢?”

“你……你知道吗?他是我们恩人的儿子。要不是当年无意之间发生的插曲,我们也不会活下来。”

“……妈你为什么不早说呢?我明白了,哥肯定知道他......”

母亲微微点了点头,王宝聪明白了,为什么昨天大哥在考虑抓阉谁读书的时候,第一个选择出去外面闯。

大哥手中的纸一定都写着他的名字。

(四)

“不好了……不好了,怎么了,三弟被人抬回来了。”母亲王秀梅看着眼前的宝明,心里一阵心痛。

王秀梅问询着抬三弟的人,他们说三弟是因为看见别人在一家西餐厅吃饭时,因为自已没钱也想吃,谁料又看到了一个漂亮的美眉,故意骚扰,却反被那美眉的朋友捧了一顿……

(五)

“恭喜了,你终于考上了北大。”王宝聪看着大哥那高兴样,心里一阵心酸。

王秀梅高兴的叫来了快递员。接着又准备开始请王宝聪的老师和邻里乡情来家里乐一乐。

(五)

许多年过去了,三兄弟却有了不一样的结果。

老大在外面打工找了一外地媳妇。

老二顺利的大学毕业,在一家公司当上了一名业务经理。

老三呢,不知为什么喜欢在外面混,后来被捉进牢房了。

……

共 2 7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莫言的《檀香刑》中,颇有些“自鸣得意”的把小说分成了凤头、猪肚、豹尾三部分,而且读来确实实至名归!这个短篇,我只能说是“虎头蛇尾”,开头很巧妙,而且很能吸引人,但是结尾颇为匆忙且毫无新意,老三也写得很脸谱化。之所以能通过发表,更多的是对作者的鼓励。能写出如此开头的人,只要肯琢磨,多练习,也一定会写出凤头猪肚豹尾的作品来的,加油!期待您的新作!【实习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07-29 2 :10:46 不要见怪!我知道你写文不易,而且尽力了!可惜确实有一定差距,但是我最后还是通过了,没有退稿,就是因为开头的一段场景描写,老大和老二和母亲的交流,很棒!但是,后边确实不好!!加油吧!!

再一个,文中读不通的地方,我自作主张做了修改,有违背原意的地方请提出来,多多交流!!!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09-07- 0 08:2 :56 开头写得很让人期待了!

 楼 文友: 2009-08-0 08:4 : 2 语言流畅而富于生活气息,对话也简洁明了,但整体感觉作者写的太过匆忙,给人的印象有些粗糙。一管之见,勿怪!

4 楼 文友: 2009-08-0 21: 7:15 小说的对话与环境的烘托还是不错的。 以真情打动读者,用灵魂感知世界。

5 楼 文友: 2009-08-04 14: 5:07 小说能截取生活中的片断来写,节奏明快。只是未能很好地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6 楼 文友: 2009-08-04 17:02:01 小说有故事情节,与现实贴近。问好

哪种助阳药36小时长效
滑膜炎治疗方法
双膝增生性关节炎怎么治
舒筋活络外用抹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