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官 风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3:15
风,是一种很厉害的东西。
你看那春风,就一夜便把原野的草吹绿了,再一夜就将百花吹开了!
自然的风,有无比的威力,尽管有时也出现狂风恶飙,对大自然与人类造成灾难,但更多的却是风调雨顺,有助大自然与人类的生存。风是给人类万物带来生机的不可或缺的自然力量。人们喜欢春风拂煦,喜欢夏风夜凉,喜欢秋风送爽,总是以美好的心情去享受微风撩襟的浪漫感觉。
然而,有一种风却更甚,令人不寒而栗,那就是“官风”。
官风,不难解释,就是由“长官意志”生发出来的风气。可别小看这官风,它一旦刮起来,不仅仅可以形成一种势力和习俗,它还侵占人的心灵,使人沉迷于局中不能自拔,甚至对一方水土、一方百姓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这是有历史鉴证的,你看那些为了当官不惜以牺牲亲人为代价的人,也就是不孝敬父母、抛妻弃子、六亲不认的“陈世美”之流,史实中有客观存在,戏剧中有生动反映;你看那些一旦当了官的昏官、甚至是昏君,造成的一方百姓、甚至是一个国家的罹难,那是多么惨烈啊。这些都不需要举例,有历史记载着呢。
“看官”,我今日要说的,是当今时代的官风,它在江南一个美丽的县乡经常刮,刮得人心慌慌,老百姓眼花缭乱,干部们见风使舵。这风刮得好不好,我不作评价,让“看官”自己去体会吧。

大环境

这是江南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县城,是一个新兴的、具有现代化气息的城镇。街道宽整,人口密集,车水马龙,一派繁华景象。
这县城也与祖国各地的县(市)一样,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人们都迈着紧跟时代的步伐,搏击着经济建设的大潮,“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领导们中,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雄心勃勃者;也有“黑白两道样样通,出入潇洒乐其中”的风光无限者;也有“雕成阿谀奉迎角,削尖脑袋往上搏”的潜心研究官场学者;当然也不缺乏“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任凭东西南北风”的无所事事者。
各种各样的土壤,就孕育出各种各样的苗圃,滋养着各种各样的物种。

一股风 美人与酒

八年前,县里调来一位主职领导。这位领导有个雅号叫“九妹”,为啥一位男士却叫“九妹”呢?其中有些状况只有内中人才知道。在这里,我也不怕“家丑外扬”(县官就是“父母官”,所以可以说是“家丑”),告诉你们吧:他喜欢进卡拉OK,尽管五音不全,但他自己认为《九妹》这首歌是他最喜欢也最擅长唱的歌曲,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他的“保留节目”。而别人(当然是同行同等级的圈内朋友)之所以这样叫他,还有另外的涵义——“九”者,酒也;“妹”者,美女也。就是说这位领导有两大特点:贪恋美色,且擅长喝酒。
他配的秘书要是“江南”美女。这是有堂堂正正的理由哇:“一个县的主要领导,代表着一个县的形象,如果对外交流,人家见到你带的是几个容貌平平,甚至是丑八怪,那不是自己给自己难看吗?用美人公关,首先就是给人家一个好印象嘛”。
他到下面去检查工作,女接待人员是有讲究的,他要求下面,丑陋的就不能放到办公室或接待处。
他如果见到了漂亮的,那就会想方设法纳入怀抱。他有权调动、提拔呀,这是施与恩露啊!
他喝酒办事的作风,更是明快。有一首顺口溜概括得比较中肯:“说话带酒气,办事随酒意。要想事办成,先把酒来醉。喝前官腔打得高,喝后办事一团糟。”你认为“一团糟”是判别他办事不公道,可他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自己办事是迅速、爽快,不拖泥带水呢。
这位领导酒量大,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大到什么程度呢?正如我在《局长的生日礼物》中描写一位局长叙述的:“一斤不畏,两斤不醉,三斤下肚,还可与情人玩玩游戏。”他是县里的最高长官,那酒量,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而且规格还要高呢。要不然,他怎么能培养出这样的局长?!
这位领导喝酒,可有几个特点,虽然不是公开的明文规定,但他的行为上表现出来的作法是这样。他对自己的要求是“三不喝”:一是招待他的主东不喝他不喝;二是没有美女作陪他不喝;三是酒的规格低了他不喝。对别人要求是“三喝”:乡镇、部门一把手得挺枪出马带头喝;同桌共餐人员必须全员喝;陪酒者要重点喝。
他的这三不喝三喝,甚是厉害。上任不到几个月,就放倒了几批人:一批不胜酒力者,甘拜下风不敢请他吃饭了;一批斗胆请他吃饭的人扒到桌下了;一批“酒庸者”,被他调整搁置一边了。当然,时势造英雄嘛,也有一批经常东倒西歪的人成了他的忠实信徒。
请他喝酒的人可得有充分的思想准备,陪他喝酒的人得有真功夫啊!
有人就会这样想,那喝不得酒的人就不请他吃饭得啦!如果这样想,倒也未尝不可,只是你就别想得到提拔重用,如果你想到官场里混得象模象样,那你就得喝。
这位领导曾不止一次在酒桌上说过:如果一个部门或一个乡镇的一把手连酒都敌不过一名普通干部,那你还有什么担负?那你就根本不配当这个一把手!这位领导的办事作风也是这样,你如果没让他喝好酒,那你就千万别想把事情办好,让“你想得到提拔重用的愿望”见鬼去吧。
怎么办呢?部门和乡镇的领导,遇上了一位这样的主,都来研究对策了:平时感觉自己有点酒量的人,就大肆挖掘潜力;酒量不大,没信心喝多酒的人,就在想些歪主意——遇上这样的场面就要作好充分准备,买好解酒药。这可要当心,必须秘密进行。领导是不能欺骗的,一旦发现,你的前程恐怕就断送了。还有一些不大灵泛的人,那就干脆自觉靠边站了。
部门、乡镇的这些小萝卜头不仅自己要防身,还要物色好陪酒人员,于是把自己所辖范围内的酒客搜寻到自己的周围,加以培养,以备“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呀,关键时刻大显伸手,让领导吃好喝好就是最大的功绩。许多大小领导都把精力放在研究吃喝上,工作嘛,可以搁置一边。还有的部门竟然公开招聘美女陪酒员,作为特殊人才引进。关卡是要经过面试,规定基本酒量在一斤以上者才有应聘资格。
于是,在这个县,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各个部门和乡镇的行政干部中一批酒徒就应运而生了。
部门中有八成以上的一把手都成了酒坛,一批副职和想要得到提拔重用的干部们也成了酒罐酒葫芦;乡镇呢,有九成以上的主职都是酒缸,还有一批从事行政工作的陪酒员成了酒勇士。无论是部门还是乡镇,一把手几乎没有不喝酒的了,虽然酒量可能有大小之别,但外人却难以分伯仲了。
这其中也有经过“大浪淘沙”后,经不起“酒精”考验的。先后有三个乡镇的一把手因为酒量没上档次,被免职;有两个部门的一把手因喝酒时运用了“酒精化解法”,买了解酒药而被发现,获“欺君”之罪,被降职降薪。还有一个乡镇的一把手一次随同这位领导外出联系工作,因为喝酒到不了位,结果一回来就被改调到一个县直部门当副手去了。领导找他谈话时的理由就是“不适合任乡镇一把手”。
这位领导的“酒效应”的确可嘉,它“隆重地”刺激了市场消费,待到这位领导离任前,这个县的县城和乡镇中心地带的酒,品牌的规格比以前大大提高了,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便充斥着大大小小的酒市场。

二股风 香烟与赌

五年前,县里又换了一位主要领导,这位领导也有个雅号叫“烟斗”。这雅名看起来没什么特色,其实,很能概括其擅长。他擅长什么?就是抽烟、打牌。这“烟斗”与抽烟倒是关系直接,怎么与打牌也挂上钩了呢?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烟斗”是个什么形状?还不是一根棒棒(棍),烟斗的“斗”字谐音“赌”字,打牌实际就是赌博。所以他的这个“烟斗”实质上就是“烟赌”,有两个含义:喜欢抽烟,喜欢打牌赌博,是一条地地道道的赌棍。
他抽的烟,一般是五百元以上一条的,最低的也是“极品芙蓉王”,市场价是 50元一条。他有理由抽这个烟呀,因为领导工作忙,操心重,不抽烟不行啊,而劣质烟对身体伤害太大,越好的香烟,尼古丁含量越低,相对对身体损伤也小一些。
他打牌也是有要求的:一是到你这儿来打牌,便是看得起你,你得好好招待,打牌的费用自然是你包了;二是不打零钱。也就是说50元以下(包含50)的票子不上桌,美其名曰“难得数零”。
于是,乡镇与部门的领导抽烟、打牌的规格,就迅速提高了“品位”和“档次”。
原来,他们自己抽的烟是“黄盒子”芙蓉王,现在一下子变成“蓝嘴子”芙蓉王(这是湖南的名牌烟,“黄盒子”芙蓉王市场价为25元/包;“蓝嘴子”芙蓉王,又称极品芙蓉王,市场价为 5元/包),后来又逐渐升格为“软装极品芙蓉王”(市场价为55-60元一包),单位备用当然还有更高档的。一般干部由原来抽“金白沙”(10元/包)迅速提高到抽“极品芙蓉王”了,因为怕偶遇这位领导没烟装呀,再说这也是看重自己的身体嘛。
过去县级领导和县直部门领导下乡走基层,乡镇和部门单位招待客人是一支烟一支烟地请客人抽,现在是一整包一整包地发,主要领导去了,便是一条一条地送。自然,乡镇的主要领导来县直部门办事,部门也有同样的回报。这档次提高得够快的吧?
还有那打牌,发展提高的速度就更快了,什么“巴戈”、“斗地主”、“打麻将”、“捉虾子”等等,花样繁多,赌资由原来的10、20、 0元,到100、、200、 00元,再到另增100、200、500元(解释一下:玩牌一般有三个档次计算钱,打一二三十元的,捉炮是最低档,十元,自摸为第二档二十元,门清是最高档三十元,以此类推)。后来又发展到“啄鸟”,旁边看的人也可以参与分红。再后来又是什么“捞鸡”、“斗牛”、“掰坨子”,赌资便以“千”与“万”来计算了!乡镇和部门的主要领导一起玩牌,一个晚上一般的输赢是三五万,多的也就十来万,用他们的话说是“玩几个小钱”。
这一下可就了不得了,县乡市场上的烟都提高了档次,高档的假烟在市面上频频发现,还有的干部也闹过尴尬,将假烟进贡,被领导发现,遭到了严肃批评。作了检讨不说,还处了“罚金”——加倍送礼予以补偿。
打牌呢,由于有领导的带头放开,县乡的牌场就立即放开了,一批麻将馆应运而生,还有聚众赌博的。有一种打法叫“掰砣子”,百元票子不用数,用尺量高度。为了掩人耳目,不般都到乡村里去赌,并且是一里一岗,两里一哨,凡是作岗哨者,见人都是200元一天的工资。干得神秘兮兮,弄得人心慌慌。
烟雾缭绕,麻将声声,搞得这个江南水乡乌烟瘴气!

三股风 钱与仕途

三年前,又换了一位领导。这位领导姓钱,叫“钱多善”,这个不难解释,表面上看是一个多做好事的大善人,实际上是喜欢钱,且“多多益善”。
这位领导上任后,开始来势凶猛,说要杀尽这里的歪风邪气,首先就从刹赌博风抓起,可是,弄了一个回合就没有下文了,很象足球运动员在足球场上的“假摔”,不但没有刹住,而且越来越风靡了。
在这期间,又出现了新的“妖风”——因为这位领导虽不善烟酒,却爱钱,并且将钱与干部的“仕途”紧密地联系起来,使“前途”化作了“钱途”。你想前途,他只图钱。于是,上任不久,他便着手人事调整,对乡镇和部门的干部进行了一次“乾坤大挪移”。
圈内人都知道:行业有肥瘦,地方有高低,职能有强弱。岗位与地理位置,都是重要的影响因素呀,行业与行业差别很大,部门与部门参差不齐,乡镇与乡镇好歹不一。
一些较差的乡镇与部门的干部们就盯上了那些好的乡镇和部门,已经站在了好乡镇、好部门主职位置上的,就盯上了县级领导的岗位。
要想调到一个好地方去,不出点“血”哪能行?于是,那些舍“小本”求“大财”的人便蠢蠢欲动,四处活动,日隐夜动,弄得“四方云动”。用钱铺官路,行贿受贿便又时髦了起来。
县城里四处议论着“钱与途”的规格:一个乡镇的普通干部(包括教师)进县直部门是三到五万;一个普通干部想当个单位副职是五到八万;一个副职想要弄个一把手是十到十五万;一个部门或乡镇主职想要晋升县领导,那就需要二十万以上了。虽然没有明码标价,可不成文的规定,比成文的规定要让人洞遂得深刻面透彻。为什么一个等级有价位的浮动空间呢?那是因为同等级的岗位职能,还是有好坏差别的。
大家都心知肚明,谁能捞到一个什么样的“官位”,就知道谁出了多少“血”。这个一旦捞到理想官位后的人,日后定会敛走民众数倍于他先前透支的“血”财。“血债要用血来还”啊,这是人间通理,同样适用于官场。
这位领导干了不到一年,全县80多个部办委局,主职挪动的有60多人,副职调动100多人,提升了10多位“贤才”。有的人因“肥施得足”,可又没地方安排了,咋办?这位领导也有主意,先到原岗位等一等,低岗高就,先上级别,待到岗位一空再行补缺。

共 674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准确地讲,这是一篇杂文!应该说,中国目前的腐败问题,是两千多年来的封建遗留官本位在作祟,中国的近代变革过于迅猛,来不及消融就全盘接受了,这个消化不良的阶段要很长,很长......但是,这不是哪个制度就能解决的问题,时间很重要,一切都会好的,不是快到2012了吗?呵呵!玩笑话!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10-01-01 16: 5: 2 此风不可长,但,亦无可奈何!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10-01-02 15: :45 谢谢编辑赐评! 爱好文学,喜欢写写诗歌、散文,曾在多种报刊杂志上发表过文学作品。小孩口臭
夜用长效纸尿裤价格
儿童眼屎多
产后可以用成人护理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