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戏剧剧本】金玉情缘(二)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2:52
摘要:第一场戏说到贾半仙看相错认了 丫环和落难书生文必正进徐府求亲挨打的故事。这一场戏说的就是文必正在破庙安身又因替人采药摔跛了脚以及捡到左良梅包裹拾金不昧而迎来人生机遇的故事。第一场戏重点说男主人的遭遇,这一场戏的重点说男主人的人品与才学。 第二场破庙安身
【深山沟里,杂扮利府家丁着青灰色衣牵马,副净扮利公子穿绸缎骑马上。】
副净(唱):中秋已过又重阳,
百草枯萎树叶黄。
利公子我也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美貌少年郎啊。
老爹爹在南阳,人称首富,
我生来也享尽了人间福哇。
老爹爹常年在外,
只会把那生意做。
母亲持家,疼我宠我,
老爹爹不在家啊,我就是个大王爷。
我听说,徐员外家的千金,
长得呀真的真的很不错,
容貌呀赛过那月里嫦娥。
说媒的,提亲的,来了一拨又一拨,
还有一个癞头乞丐,
也敢进门把那亲事求啊。
癞蛤蟆都想吃那天鹅肉,
我又怎么能辜负这少年头哇,
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进徐府。
想不到老员外狗眼看人低,
说我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怎么能够与他那贤德的女儿配呀配夫妻?
说得我是一肚子气,
我是有脾气啊,还不能发脾气。
员外家的千金有什么了不起,
能被我看中还是她的福气。
虽说与那 啊,只见过一面,
可是为什么呀,偏偏让我梦绕魂牵?
这样的美人啊,不抱上床,
真是白活了一场。
明娶不成,得想个法儿,
私会鸳鸯,私会鸳鸯。
急急忙忙回家转。
【利公子赶马快走,家丁一路小跑,转过一个弯坡,见小生衣衫破烂的横卧路上,身下有血迹。】
副净(唱):又只见一受伤的乞丐横卧路中央,
不能见死不救啊,
我得细看端详。
【利公子和家丁一起到小生跟前,利公子下马,家丁喘着粗气。稍歇了一下,家丁把小生翻转过来,见小生一身脓疮,掀掉帽子,见到癞头,又给戴上。】
副净(白):哟,这应该就是那个到徐府求亲的癞头乞丐吧?怎么伤成这个样子呢?拿水壶来。
【家丁从马背上解下水壶递给副净,副净打开水壶,往小生脸上浇水,小生醒来。】
小生(白):哎哟,苦啊,苦啊,命真苦啊。
副净(白):你苦什么?苦从何来?
小生(白):多谢公子把我浇醒,望公子救我。我因替人采药从山下摔下,望公子可怜我,带我前去医治,我永世都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
副净(白):我可怜你?当今世道这么乱,可怜的人多了,我要是每一个都可怜的话,我哪有钱吃喝玩乐?
家丁(白):少爷,老爷时常教训我们,为人要厚道。切不可将他丢在这深山沟里啊,他现在还不能行动了,又伤得这么严重。他不是痛死,就是冻饿而死,或者被野兽给吃了,你于心何忍啊?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顿责罚。老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少爷,我们还是救他一命吧,将他带离此处。
副净(白):也罢,我将他带到哪里去呢?总不能带回家吧?
家丁(白):他说是替人采药从山下摔下来的,他替谁采药就将他带给谁不就可以了吗?
副净(白):他是个乞丐,谁知道他嘴里有没有真话?看他这可怜样,就信他一次吧。
【副净和家丁抬小生,并将小生扶到马上,用带子绑紧。】
副净(白):你要抓稳了,往哪走,找谁,跟我说一下。
小生(白):多谢了,找在安乐街长期摆摊卖草药的周老汉就行了。
副净(白):这人我认识,好了,这就带你去。哎,碰到了你啊,也是我倒霉,本想早点回家找人去赌场玩上一把,现在还得用马驮你,我走路。到底谁是少爷啊?
家丁(白):少爷,好事做就做了,别埋怨了。
【副净不语,家丁牵马,三人赶往安乐街。】

【山湾里,土地庙前,鹅毛大雪从天而降,老生扮左良梅背包裹拄拐棍慌慌张张从远处跑来。】
老生(唱):天寒地冻雪飞扬,
老夫我出了京城,
苦难扛,冷难扛,
有好几次差点儿,
差点儿就见了小阎王。
见此处有个土地庙儿,
正好可以容我把身藏。
只乞求神灵保佑,
保佑我平平安安回故乡。
急急忙忙把庙进,【进庙】
见到了土地公和土地婆,二位小尊神。
你们夫妻恩爱不离分,
哪像我,与那白发的妻子,
就好像那牵牛织女星。
老朽年迈做个揖,【对土地公和土地婆的神像做揖。】
拜求二位小尊神,
容我到香案桌下来遮身。【钻供桌底】
好躲避那谋财害命的,
二位强盗、杀手和灾星。【拉桌布遮盖身体】

【土地庙外,杂扮二位强盗持刀上。】
强盗甲(唱):我二人本是那吃皇粮、拿俸禄的人,
在锦衣卫中当头领,却为何,却为何,
又昧着良心听命于阉党,
把那坏事都做尽?
强盗乙(唱):锦衣卫本是听命于皇上的人,
却为何,却为何,又成为了阉党的私家军?
我二人本是那抓强盗的人,
到如今却又变成了强盗来抓好人。
我二人虽然已经做了大恶人,
要杀死这忠心耿耿的三朝元老啊,
你怎忍心?你怎忍心?
强盗甲(唱):看这大雪纷纷下,
我二人且进土地庙里来搜查,
总得拿他的人头来交差,
好救下那被阉党扣押的家中妻儿老小。
强盗乙(唱):身不由己啊,心乱如麻。
执王法的犯王法,守王法的遭屠杀。
草菅人命啊,徇私枉法。
高高在上的贼头儿啊,
你那掌权的台儿何时坍塌?
罢、罢、罢,为了家中的妻儿老小,
我也只得将好人捕杀。
【二人持刀进庙,突然二尊神像放金光,照得二人双目难睁,酷热难当,都吓得心慌,退出庙外。】
强盗(甲、乙)(合唱):啊呀呀!我二人冲撞了神灵,
这金光还照得我双目难睁,大冷天啊,还热呀热死人。
慌慌张张双膝跪定。【二人同时跪下】
叩拜二位尊神,暂且离开此地到别处寻人。【二人磕头,同起。】
【强盗甲拉强盗乙到别处】
强盗乙(白):别忙,再进去一趟如何?就此放过他,不甘心啊。
【二人再次持刀进庙,神像又发金光,放热。】【二人退出庙外,磕头,做揖,求饶。】
强盗甲(白):这人有神灵保佑,命不该死啊。我二人一路追来,每次要下手的时候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出差错。这是天意,我二人不可逆天而行啊。
强盗乙(白):不能进庙杀他,就在庙外等他如何?我就不相信他不出来。
【强盗乙坐地上,强盗甲陪坐。】
强盗甲(白):我二人年轻力壮,武艺高强,要杀这七八十岁的老头本来也是易于反掌的事,哪想到会如此的不顺啊。有很多时候,我们都下不了手,能下手的时候偏偏又不凑手。我二人早该回京复命了,却拖到今日,再不拿下他的人头,全家人性命难存啊。可是这人命大,死不了啊,我也是心急如焚啊。
强盗乙(白):大哥,公公说,取了这个老东西的人头可以升官发财,一边是升官发财,一边是灭门之灾,你选哪一样啊?
强盗甲(白):贤弟啊,这些天,愚兄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呢。咱俩本来就是公门中人,要杀人,正大光明的就可以了,公公为什么偏偏要咱俩扮做谋财害命的强盗啊?公公为什么偏偏要扣押咱俩家中的妻儿老小来逼咱俩做份差事啊?
强盗乙(白):大哥,你是说,公公早就耍了一个巨大的阴谋?许咱们荣华富贵是假,要咱们做替罪羊并灭咱家满门才是真?
强盗甲(白):你以为呢?咱们跟这公公多久了?这公公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咱俩不是清楚得很嘛?现在他们跟东林党斗得那么凶,咱俩活着他睡不安稳呐。
强盗乙(白):怪不得了呢,为了杀这么一个老头子,公公派的杀手是一拨一拨的,这些人竟然还接二连三的对咱俩下毒手。
强盗甲(白):你以为呢,这公公对咱们这些人哪有一丝一毫的信任呐?不论我们如何忠心,他随时都可以随便找个借口杀了咱们。即便是给了我们一些官位钱财,他也是随时都可以夺去的。也许我们的家人现在都已经变成了刀下亡魂了呢。我们还有必要为他卖命吗?咱俩这假强盗当得多憋屈啊。
强盗乙(白):唉!你说的也是,家中人不敢去想。你有时候还邀我一起去救那老头子,你应该是早有所图了吧?
强盗甲(白):这些公公就是衣冠禽兽,天下已经乱了,我等应该早有所图了。
强盗乙(白):愿闻其详。
强盗甲(白):贤弟听仔细了。【强盗甲起,强盗乙同起】
强盗甲(唱):当今的万岁爷,贪图玩乐心不明,
受恩宠掌大权的多数是跳梁小丑。
地方上贪官污吏在横行霸道,
豪强恶霸气焰嚣张鱼肉乡邻。
饥民、流民、民不聊生,
饿殍遍野啊,聚啸山林。
烽烟遍地啊,反抗朝庭。
我二人文武双全,为什么还要给黑心的主子卖命?
假强盗不如做个真强盗,说不定还能成为一方诸侯。
轰轰烈烈干他一场,就是死,也得死个英雄的样。
强盗乙(唱):听哥言我茅塞顿开,请哥哥受我一拜。【乙朝甲拜,甲扶起。】
从今后跟随哥哥赴汤蹈火,
不再受那奸臣拿捏,
不再欺压善良啊逞凶做恶。
【强盗甲挽强盗乙手臂,往别处去。】
强盗甲(白):我两个就先放过他了,找个地方暖和暖和,痛饮一翻,好好计划一下,明天再做别的行动。
强盗乙(白):好嘞,听凭哥哥安排。
(唱):都说那学成文武艺,要卖给帝王家。
我二人文才武艺都不差,凭什么要被小人踩脚下?
人这一生,要过得快活潇洒,不能把天理良心都抹杀。
强盗甲和强盗乙(合唱):从今后,要为家眷们报仇雪恨,在人间打抱不平。
【二人渐行渐远。】

【雪停,天色渐暗,睡在土地庙里供桌下草堆上的老生左良梅醒来,从桌底钻出,直起身来,整整衣冠,摸摸胡子,揉揉眼睛,捶捶腰,打个喷嚏,摸索着找到拐棍,望着庙外。】
老生(白):老夫左良梅,今年七十有九,也是三朝元老,当朝太傅。因为近年来,皇帝只顾贪图玩乐,只信任阉党,把满朝文武大臣都凉在一边,阉党就因此飞扬跋扈、胡作非为、一手遮天。老夫身为帝师,劝谏无门。前些日子好不容易见到了皇帝,哪晓得师生之间竟然也吵了起来,皇帝还骂我老糊涂了,只会用前人过时了的言行事迹来教训他。他叫我闲事少管,这么大年纪了,应该回家贻养天年,老夫受气不过,就告老还乡了。哪晓得老夫回乡的路上也太不顺畅了,总是有人纠缠,仆人散了,马车翻了,有好几次也差一点儿就把老命给丢了,只剩下我孤身一人了,还是不放过我呀。多亏了神灵保佑,又躲过了一劫。老夫虽然身体还算硬朗,可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要钻桌底,睡枯草。这么些天来,偏偏还是在这枯草上睡了一个好觉,实在可笑,可笑。我被冻醒了,饿醒了,还是出去找个旅店或者人家吃饱了过夜吧。
【老生拄拐棍,出庙门,跚跚远去。】

【天已黑,只有那厚厚的雪儿还泛着微弱的白光。小生着乞丐装持棍瓢跛脚上,进庙,钻供桌,躺下,扒枯草遮身,发现包裹。】
小生(白):呀,不好,这里有人来过,莫非是我的行踪已经暴露?又有人想拿我进官府邀功请赏?
【小生钻出供桌,出庙门查看。】
小生(白):咦,这门外除了我进来的足迹,竟然还有出去的足迹。我戳棍进来,他拄拐出去。莫非他跟我一样,也是个跛子?
【小生进庙,又钻桌底,又摸枯草和包裹。】
小生(白):这草还是暖的,想必他也在此睡了一觉。老天爷真好,还找个人来给我暖草。嘿嘿,哟,这包裹里还有硬东西。再摸摸看,哟,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像小砖块一样。唉,这雪夜里又看不清楚。不弄清楚这里是啥又睡不着觉。哦,我想起来了,供桌上还有半截蜡烛和一个火镰。
【小生拿包裹钻出供桌,摸到蜡烛和火镰,将蜡烛插在烛台上,用火镰点着。打开包裹,包裹里除了衣服还有一张银票和三块金砖。】
小生(白):呀,我发财了。老天爷都知道我穷困至极,竟然还派人送金银给我用。多谢老天爷!多谢土地老爷!多谢土地婆!
【小生趴在地上给土地老爷和土地婆磕头。爬起来将包裹扎紧,背上身,准备出门,又退了回来。】
小生(白):这些钱财来路不明,我不能私自占有。古人说,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又说,举头三尺有神灵。我现在又在神像面前,怎么能私吞他人财物呢?虽然我现在也很需要钱,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啊。我不能带这些钱财逃走,我不能白读了圣贤书,我不能辱没了爹娘一生清廉贤德的名声。这钱财肯定是过路人不小心丢下的,这么贵重的财物丢了,他肯定会回来找的。他能找到便好,要找不到怎么得了啊?我不如将它放回原处,安心睡觉吧。
【小生吹蜡烛,钻供桌,裹枯草,放下包裹睡觉。】

【天已大亮,小生钻出供桌,在庙里搓搓手,跺跺脚。】
小生(唱):我一无所有就饥不择食,

共 1210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利公子也对徐府 有觊觎之心,路遇文必正。在家丁规劝下,利公子对落难的文必正出手相救。文必正在土地庙捡了告老还乡的大臣左良梅的银子,虽然穷困潦倒,但是文必正不为这笔不义之财所动,并归执意归还他,左良梅感动不已,为这位年轻人的人品,为他的真诚。左良梅决定收文必正为义子,并力劝文必正要是非分明,不要忘记自家仇恨,要一腔正气,敢于担当。文必正也是心中有数,他知道肩上的担子,责任重大,他是报仇的希望,他要拨乱反正。此场戏曲延续了上集的精彩,人物刻画到位,结构合理,技法精湛,画面感强烈,气场足,有深厚底蕴和艺术感染力,热情推荐赏阅!【编辑:箫音依依】
1 楼 文友: 2017-10-27 00:19:45 此场延续了上一场的精彩。文必正路遇告老还乡的大臣左良梅后,精神状态发生重大改变,可以说是遇到贵人了,对他帮助将会很大。接下来主人公的命运会如何走向呢,他的仇到底怎么才能报呢,相信下一场更精彩。问好老师,欣赏佳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7-10-27 09:12:11 谢谢编辑老师。我会更认真的写好下一场戏的。
2 楼 文友: 2017-10-29 19:42:51 两场戏都十分精彩,拜读了,赞赞赞。
回复2 楼 文友: 2017-11-01 21:44:52 谢谢关注。欢迎留言并提意见。
 楼 文友: 2017-12-22 14:15:50 我看到了你的飞笺后,不会回复。只好在此答复您:我非常愿意和你交朋友,愿咱俩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小儿中暑
成人纸尿裤哪个牌子好
小孩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腹泻快速止泻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