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唯剑独行 第五章 功法暴露

发布时间:2019-10-20 16:49:39

唯剑独行 第五章 功法暴露

没有理会狼狈逃窜的壮硕男子和呆愣在一边的荆明扬等人,嬴子虚缓步走入走入山洞,回想初战的得失。

壮硕男子实在太过轻敌,只把他当成普通的原初二境,想将他一剑解决,却没料到嬴子虚领悟了神剑峰十剑招,等反应过来已经无力回天。若是壮硕男子有充足的准备,也许这一战就不会赢得如此轻松了。

“修为,还是修为,只要能提升境界,再趁机去领悟神剑峰的剑意,姬耀等人何足为惧?”嬴子虚不再多想,闭目运功,只争朝夕。他周身玄黄二气流转,宝相庄严。

《上清大无元玄黄天功》不愧为圣人法典,汲取天地玄黄之气,化后天为先天,灵力取之无禁。与壮硕男子交战后,嬴子虚亦有所得,那酣畅淋漓的一剑让他心境再次突破。混沌道胎吞吐天地,灵气集聚,充斥于经脉大穴之中。

嬴子虚引导灵力奔腾,自丹田而出,凝成剑形直刺第三大穴,只听到“咔擦”一声巨响,第三大穴玄关粉碎,原初第三境,成!

嬴子虚长吁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只见淡金色的晨辉刺破云霄,洒落在天地之间,如同在洞穴前铺上了一层金色的地毯。霜露消融,黄鹂清啼,生机无限。

“这一修炼,就又是一晚啊”,嬴子虚暗叹,“修行无岁月,一回首已是百年身啊。”突然,肚子中传来“咕咕”的声音,嬴子虚不由苦笑起来:“这两天修炼下来,粒米未进,还是要先解决口腹之欲啊。”

无奈地摇了摇头,嬴子虚走出山洞,随手折下一根树枝,向丛林中走去。大概是由于李云飞的醉生梦死,不理世事吧,这座剑峰上如同原始森林,物种繁多,到处都是野物。嬴子虚很快便找到了一只仙鹤,毛色光亮,灵动异常。或许是感受到危险的靠近,仙鹤一声惊鸣,就要振翅高飞。

嬴子虚哪能看着到手的猎物飞走呢?当即提气轻身,身若鬼魅,一步跨出。人快剑更快,身体尚且距离仙鹤数丈,剑气便笼罩了仙鹤。仙鹤一声哀鸣,数道血花闪现,便无力地倒在血泊中,充满灵气的眼睛渐渐失去神采。

正当嬴子虚伸手收取自己的猎物,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

“你这招是哪里学的?”李云飞御空而行,大口痛饮美酒。醉眼惺忪,摇摇晃晃地问道。

嬴子虚心头一紧,正要思索该如何回答。突然,李云飞眼神一变,醉意全消,难以置信的看着嬴子虚。身形一摇,嬴子虚眼前一花,李云飞便出现在嬴子虚眼前,一把抓住他,仔细打量,口中喃喃自语:“怎么可能,这没道理!小子,你以前修炼过吗?”

“弟子此前从未修炼。”嬴子虚不卑不亢地道。

“两天打通三个大穴,天庭饱满,精气神充盈,并非急功近利走捷径。哈哈,这等天赋,必登潜龙榜,我李云飞捡到宝了!”说到这,李云飞仰天狂笑起来。

突然,李云飞脸色一变,“咦,你并未修行《神剑宗入门心法》!这是什么功法,我的神识竟然无法看透,丹田好像化为原始宇宙,混沌莫名!”

嬴子虚脸色大变,李云飞竟然发现自己修行了别的功法!心中不由懊悔至极,早知道就把《神剑宗入门心法》一起练了,也许还可以瞒天过海。这《上清大无元玄黄天功》可是无上天功,若是李云飞起了歹心,不但神功会被逼问,自己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李云飞抬眼看见了嬴子虚变得惨白的脸色,心中了然,嬴子虚必然是得到奇遇,获远古强者传承,担心自己的传承被夺。不过自己已入玄通境,基础定型,要改修功法必须要自废武功。

嬴子虚正忐忑不安,却看见李云飞转身御空而去,古井无波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刚才我喝醉了,什么都没看见,小子,记得把《神剑宗入门心法练好》。对了,这把剑送给你,好好使用,我李云飞的弟子怎么能连剑都没有。”

只见李云飞从须尼戒中拿出一柄长剑扔给了嬴子虚,便消失在空中。嬴子虚愕然地看着李云飞消失在眼前。李云飞应该是真的不贪图他的功法,还帮他掩饰,不然凭借玄通境强者的实力,自己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嬴子虚默默地捡起李云飞丢下的长剑,拔剑出鞘。剑长四尺五寸,宽三寸二分,剑身满是细密的雪梨花纹,远远看去如同一泓秋水,剑柄处刻有两个古朴小字――流殇。抬手靠近剑刃,手中竟然一疼,流出殷红的鲜血。

好锋利的长剑,剑气透体而出,萦绕剑身。嬴子虚讶然地看着手中的长剑。这把剑果然不凡,跟随李云飞,它必然蒙尘已久。

“流殇,随我征战,痛饮敌血,败尽一个时代

!”嬴子虚一声长啸。远处剑峰之顶,喝得烂醉半睡半醒的李云飞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

话说昨日壮硕男子仓皇逃回山峰,重伤半废。恐惧后反而对嬴子虚爆发了无尽的恨意,一想到自己肩胛骨被洞穿,可能终身难以握剑,落下残疾,不由癫狂怒号。

这时,一个黑衣高大男子焦急地冲了进来,直奔壮硕男子的床前,看到壮硕男子的惨状,一把抱住壮硕男子,暴怒地道:“弟弟!是谁?是谁把你伤成这样,我要杀了他,把他碎尸万段!”

“阿兄,替我报仇,替我报仇啊,我被废了啊!”还没说完,壮硕男子竟然气急攻心昏迷了过去。

高大男子握紧双拳,龇目欲裂,眼中满是无边恨意。轻手将壮硕男子放下,强压怒火,走出房间,一把拎起一个弟子的衣道:“是谁伤了我弟弟。”

“是李云飞的弟子,叫嬴子虚这小子有古怪,师兄要小心。”那个弟子结结巴巴地说。

“不管他是谁的弟子,他都要死!”高大男子幽幽地说,眼中怒火却好似要喷涌而出。

说完也不管别的弟子,转身离开。

“郑师兄已经进入了原初八境了,那个古怪小子死定了。”两个弟子在一边窃窃私语。

正当郑师兄打算直接前往李云飞的剑峰,把伤害他弟弟的罪魁祸首大卸八块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声高呼:“郑师兄请留步。”回头一看,正是和嬴子虚有仇隙的姬耀。

尽管郑师兄迫不及待地打算去复仇,但姬耀毕竟是执法长老的侄子,总得给点面子,只能耐下性子问道:“姬师弟有什么指教。”

“我何德何能能指点师兄呢,只不过我听说令弟被嬴子虚这个小杂种给打伤了,在下也是义愤填膺,愿与师兄同去,好好教训教训他。”姬耀皮笑肉不笑地道。

“原来如此,那师弟与我同去吧,我可是一刻都等不了了。”

“自当如此。”姬耀道。

这个小杂种竟然已经能够击败有原初境实力的人了,我才是天之骄子,今天我就要亲眼看看他被打废的惨样,看他跪下了求饶的样子!姬耀嘴角露出冷笑,眼中满是阴狠。

言罢,姬耀便和郑师兄一起向嬴子虚的洞府奔去。

巴中治疗龟头炎医院

焦作男科医院

铜陵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巴中治疗男科方法

焦作男科医院哪家好

宝宝流鼻血
小孩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儿童口臭
婴儿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