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虚实战纪二十二暗潮中

发布时间:2020-01-22 20:36:34

虚实战纪 二十二、暗潮(中)

一主一仆静静的对视着,没有半点声音,没有任何回应,黑暗的房间越发静谧。

就在季海云认为张寒光不会再有所回应时,他却平静的开口,说出来的却不是回答,而是一个疑问句。

“海云,你真的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前因后果都没有的询问让季海云一头雾水。

“她的名字。”

感觉这问题十分匪夷所思,季海云不由皱眉:“老爷子,我昨天才第一次见她,那个名字也是初次听闻,何来‘记得’之说?”

无声一叹,张寒光目光灼灼,一字一句。

“才不过八年,你就将这个名字忘记了吗?”

“老爷子,你在说什……”

话还没有说完,后面的声音就消失在了空气中,季海云瞪大了眼睛。

“‘张龙潜’……‘龙’……‘潜’?!”终于意识到了张寒光的意思,季海云的喉咙深处发出了短促的悲鸣,“八年前的……?不会……吧?”

“就是她。”

“但这是不可能的,她又没有……除非……”难以置信的一抬眼,却看见张寒光眼中的凝重与肯定,季海云的心一下就跌到了谷底,“真的是这样?那……老爷子,你让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就……不怕我杀了她吗?”

低沉的声音分明是再危险不过的语气,季海云的双眸之中却是悲痛到近乎抓狂的色彩。

“在见到她之前,老夫也曾想过何不直接杀了她,但是结果……”张寒光轻轻一笑,像是自嘲,“海云,老夫很清楚,你也不会对她动手的。”

“所以呢?你老人家像是惩罚一样的把我派到她身边,只是为了让我守护她成长吗?”

说着季海云却自嘲的笑了一下,因为他知道这是绝不可能的。

果然,张寒光立即否定了。

“不,是为了等待那一刻。”白发的老人轻轻一叹,沧桑的目光看向极远的地方,“等待命运再次开始转动的那一刻。”

深深的吸了口气,再长长的呼了出来,季海云的神情平静依旧,声音却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老爷子,你不觉得这太残忍了吗?”

沉默半晌,张寒光才幽幽开口。

“残忍与否……老夫根本无暇顾及,这是命运,也是,海云,你应该明白才对。”

那是无可奈何却又毫无迷茫的声音。

季海云轻轻低下了头。

“……是的,海云明白。”

看着表情藏在阴影之中的季海云,张寒光暗暗叹息,不再多言,抚手之间身影安静的消失了,光芒流转的耀珠又变成了透明,房间再度回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糟糕的预感终成了事实,季海云静静的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命运,,这些他都明白,他当然明白。

正因为明白,才更希望这样的命运,这样的――永远从那个人身上消失。

可是此刻,他却还是身不由己的来到了这里,来到了张龙潜的身边。

就像是他终有一天会亲手推动命运一般。

多么可笑啊!

黑暗之中,响起了几不可闻的呼唤,似乎是叫着谁的名字,那是分明珍而重之的声音,却如同哭泣一般。

不安与悲恸,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这黑暗之中静静蔓延,令人窒息。

同样的黑夜之下,另一个地方却弥漫着完全不同的气氛。

林荫之中的独栋小屋里,大厅之中明明没有灯泡却有着明亮的白光,照得没有一个人的空间惨白而阴冷,而里面的某个房间却是一片漆黑,唯一的光源就是几个烟头忽明忽暗的微弱红光。

几个烟头闪烁了很久,才响起一个愧疚的声音。

“对不起,关老大,你难得来一次我却只能向你报告这种消息,没想到季海云会……不,都是我考虑不周才会导致这几天一无所获,全是我的,请你降下责罚吧。”

距离其他人最远的烟头闪烁了一下,似乎有人弹了弹烟灰,跟着一个硬朗的男声响了起来。

“薛三儿,这怪不得你,毕竟谁会想到那个平日里销声匿迹的季海云会突然出现呢?别说你派去六个手下,就算你,贶小四儿,再加老二一起上,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关老大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些微的慵懒笑意,看来是真的没有责怪的意思,薛三这才松了口气,就听一旁的田刑贶不解的开口。

“但是季海云这来得也太怪了点吧?他可是家传法术,又是早就取得法师资格的人,压根儿就跟学院沾不上边,而且他在道法界几乎就没露过面,除了关于他实力的传闻以外,旁人就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这么神秘的一个季家少主,居然为了一个凡人女人突然出现,这也太离谱了吧?”

“派过去的六个小子说,季海云宣称那个女人是寒阳真人推荐入学,所以他也跟着来保护那女人。这理由你们相信吗?”

薛三说完了片刻,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没听见今天的传闻吗?”

“传闻?”

田刑贶和薛三的声音都有些疑惑,却听关老大有些感兴趣的开了口。

“老二,说来听听。”

“是。这传闻是从甲等寅班――也就是那个凡人就读的初级班传出来的,说她极有可能是一个隐藏身份来到学院就读的大人物。”

说着,老二又把这个传闻的“根据”说了出来。

分明是凡人出身天赋却高得离谱,实力强到能跟中等学员一对五还能取胜,和五大世家当中的张家、左家两个强大的世家关系密切,身边还有一个实力高深莫测的随扈寸步不离。

除去以一对五这一场多少靠了取巧才得到的胜利以外,其他的还真是无法辩驳的事实,尤其是那个实力高深的“随扈”,虽然初等学员里没人认出来,但明显就是季海云无疑。

薛三实在是想不明白:“竟然能把季家少主当成随扈,那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田刑贶狠狠抽了口烟才阴沉的开口:“之前我还在想她是不是刘椽松那边的人,现在看来莫非我猜错了?她其实是哪个世家的人吗?”

老二沙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可能。有那个本事把季家少主当做随扈的世家,整个道法界就只有张家而已,那女人如果出身世家,季海云就绝不会出现了。”

“那她难道是门派的人?可是寒阳真人会为了区区门派的人将季家少主都派出来吗?”

听着三个人细细的争论,关老大突然笑了,三人立即停了声音,安静的等关老大开口。

摁灭手中的烟头,关老大的声音里是明显的笑意。

“你们仨儿啊,在她的‘身份’上动太多心思了。”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靠谱吗
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
癫痫病长沙哪家医院治的好
太原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南宁知名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