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绝世道祖191第一百九十一章离别

发布时间:2020-01-22 20:51:11

绝世道祖 191.第一百九十一章 离别

皇帝下诏禅让,太子欲正帝位,大禹王朝将要迎来新一代的君主,此讯一经传出,很快就看出朝内的动荡了。

炼药大会结束后仅仅三天时间,罗飞就看出皇城变得不一样了。

以往的皇朝繁华似锦、热闹非凡,人们喜欢日出而作、日落而栖。

然而仅仅三天的功夫,大街小巷中的人流稀少了许多,平日里的老百姓都闭门不出,贩夫走卒也少了许多,街道上显得有些萧条,反而穿戴整齐、装备精良的军士到是多了许多。

皇城内的最大的都府衙门在诏文宣下的当天就派出了所有的捕头和衙役到街上巡逻,听说皇宫内的禁卫军和金督铁卫也派驻了精良的兵马守住了皇宫,并放延到整整三条街道之外,禁止一切人等通行。

全城。

昔日热闹非凡的皇城变得冷冷清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形的火药味,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

武德大街上,不少店铺都已经关了门,只有不到半数的铺子还处于营业状态,罗飞和苏瑶走在武德大街上,感受着突如其来的萧条,打心底里察觉到皇城里变得冷肃的气氛。

“一朝天子一朝臣,看样子大禹王朝这次易主,恐怕引起一场腥风血雨啊。”

罗飞吸着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淡淡的低叹了一声:“瑶儿,你觉得二皇子禹荣和太子谁能得到天下?”

“……”

罗飞问完,等了一会儿,不见身边的苏瑶回应,这可跟平日里有问必答的她有些不同。

“瑶儿?”罗飞疑惑的看了看身边的苏瑶。

“啊?”

苏瑶今天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冷丁的抬起了头:“你说什么?”

“我说……”罗飞哑然失笑,问道:“没什么,瑶儿,你今天是怎么了?”

“我……没什么啊……”苏瑶含糊其辞的应着,飞快的低下了头,喃喃道:“飞哥哥,如果有一天瑶儿走了,你会不会想瑶儿……”

“走?”

罗飞被苏瑶莫名其妙的问题弄的愣住了:“你要去哪?”

“我……”

苏瑶刚要说话,忽然,街道前方走来了一个翩翩公子哥……

“瑶儿,终于找到你了。”

“嗯?”

罗飞不觉站定,目光转向那口中唤出苏瑶名字的年轻人……

此人的年纪不大,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一头黑色的长发梳理的整整齐齐,结成的公子髻上带着一块紫色的纶巾,他的穿着到不是特别的考究,但从头到脚却给人一种气质非凡的感觉,面如冠玉、仪表堂堂,更具特色的是,此人有眉额处有着一个雷电似的胎记,说是胎记,罗飞仔细看过,不由得错愕了一下,因为那胎记正散发着紫幽幽的光,仿佛蕴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

这到没什么,关键是,他认得苏瑶,也叫苏瑶小名,瑶儿。

他是谁?

罗飞错愕的看向了苏瑶。

苏瑶娇躯明显的颤抖了一下,惊呼道:“雷炎,你怎么来了?”

年轻人轻快的迈步,缓缓的走近,脸上挂着亲昵的笑容,道:“你离开家这么久,伯父他都急坏了,派出了好多人找你,我也是其中一个啊,瑶儿,你该回家了。”

“回家?瑶儿不是没有家吗?回哪个家?”

罗飞听着满脑袋浆糊,忍不住问道:“瑶儿,你有家?”

他一开口,那名为雷炎的年轻人这才转向他,那般亲昵的笑容突然间变成了冷漠和轻视,质问道:“你是谁?”

“我?”罗飞看了看年轻人,道:“我是罗飞,你又是谁?”

雷炎笑了笑,那笑容中充斥着鄙夷,也不回答罗飞的问题,一味的对苏瑶说道:“瑶儿,他是什么人?”

好没礼貌。罗飞闻言,眉头不自然的皱了起来。

恰恰这个时候,苏瑶的气息有着一丝明显的波动,他走到年轻人的面前说道:“雷炎,出城说话。”苏瑶指了指城外。

雷炎的目光在苏瑶和罗飞上徘徊了片刻,脸色不善道:“好,我在城外等你。”说罢,他又狠狠的瞪了一眼罗飞,转身朝着城外走去。

苏瑶这时方才看向罗飞道:“飞哥哥,我去去就来。”

“瑶儿。”罗飞警惕的看着雷炎的背影,伸手拉住了苏瑶,道:“我陪你去。”

苏瑶想了想,默默的点了下头……

两个人并肩而行,很快便出了皇城。

皇城外的数里之外,有着一个小山村,村子建设在山脚下,相对安静了许多。

一路上,苏瑶再没说哪怕一个字,与她平日的表现格格不入,罗飞满心费解……

苏瑶说过自己没有父母,雷炎说的伯父又是谁,还让他回家,他不是只有两个叔叔吗?

雷炎又是谁?听到他谈话的语气和表情,似乎他们很熟悉。

罗飞的心突然变得很乱,也不知怎么的,仿佛察觉到要有大事发生似的。

跟着出了城到了小山村外的树林里,整整齐齐的梯田中泛着黄澄澄的油麦色彩、几个农夫在田中耕作、旁边还有两个在泥水中打着滚的乡村孩童有说有笑,如此和谐的景象却无法打动罗飞。

远处,苏瑶和雷炎正在说话,罗飞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二人的表情,却可以看出言辞的犀利。

间或的,那雷炎瞧向自己的目光越来越冷酷、越来越凶恶。

过不多时,苏瑶回到了罗飞的身边,默默的看着罗飞……

“飞哥哥。”

“嗯?”

“我要走了。”

“去哪?”

罗飞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这一路上,他虽然无法断定苏瑶的身份和来历,但从雷炎出现到现在仅仅的片刻功夫,已经让他察觉到苏瑶有可能要离开了,只不过罗飞想知道,苏瑶究竟要去哪?

“回家。”苏瑶的声音略微低沉,洋溢着浓浓的不舍和惋惜:“对不起,飞哥哥,我欺骗了你,其实我有家,但是很远很远。”

“然后呢?”罗飞表现的很平静,也许是几年来的修炼改变了他的心境,罗飞并没有马上爆发出来。

不过,他现在并不好过。

苏瑶答应过要嫁给他,现在又要离开,罗飞不舍,很不舍。

伤感的情绪在心中酝酿,已经达到了爆发的边缘,然而罗飞还是压抑着,拼命的压抑着,他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然后?”苏瑶惨淡的笑了笑,道:“然后我要走了。”

“必须走?”

“必须走。”

苏瑶坚定的说道,伸手抹去脸上的伪装,摘下黑纱的那一刻,苏瑶把真实的一面展现在罗飞的面前。

苏瑶的眼晴很清澈,柔情似水,默默的注视着罗飞,两粒银珠慢慢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

“飞哥哥,我必须走,不然的话,母亲会着急,父亲也不会让他继续留在这里,对不起。”

“对不起?”罗飞眼泪含着眼圈,轻轻的抚摸着苏瑶那玉脂般的精致小脸:“不要说对不起,我们之间没有对不起,能告诉我,你家在哪吗?如果你愿意,等我办完了青州门的事,我去找你。”

“我家……太远了。”苏瑶说着,泪如泉涌。

“太远了?不在青州?”罗飞心中震撼。

“飞哥哥,青州太小了,你还没有见识到真正的世界,根本不了解外面世界的可怕,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家不在神州大陆,而是在更远的地方。”

“更远的地方?”

在罗飞的记忆中,神州大陆只有三块沃土,幅员之辽阔,无边无际,然而苏瑶却说,青州太小了,她的家不在神州大陆。

“那在哪?”罗飞不甘心的追问道。

然而苏瑶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摇头道:“飞哥哥,不要再问了,就算我现在告诉你,你也无法找到,不过瑶儿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瑶儿。”

“总有一天吗?”听着苏瑶语气中隐瞒,罗飞悲伤的情感终于不受控制的爆发了,他惨笑着道:“总有一天是多久,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走?难道你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吗?瑶儿,不要走,好吗?”

罗飞的声音越来越大,大到几乎形成咆哮的趋势,而苏瑶听着,只是一味的伤心落泪。

“飞哥哥,我真的不能留下,是,我不想离开你,很不想,可是你不知道,如果我继续留在这里,只会伤害你,对不起,我不能这么自私,我不能看着他们伤害你,所以我必须走。”

“什么叫必须走?谁会伤害我?为什么你留下会有人伤害我?瑶儿,你说清楚好不好。”罗飞急的泪流满面,不断的追问,一遍又一遍。

苏瑶摇着头,拼命的摇头,罗飞能看的出来,她有难言之隐,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些话不能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飞哥哥。”苏瑶轻声唤着,缓缓的抬起了纤柔的手掌,刹那间,一道碧绿的光华在她的手中闪过,闪电般的打在了罗飞的心口上,罗飞全身触电般的一震,跟着瘫软的倒在了苏瑶的怀中。

“飞哥哥,我已经为你开启了翡翠之心的封印力量,从现在开始,你会得到翡翠之心的帮助,希望你能好好利用翡翠之心,它会指引你找到我,飞哥哥,瑶儿求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只有这样,你才能找到瑶儿,我等着你……”

瑶儿的声音慢慢消失,说完这番话,罗飞沉沉的睡了过去……

仪陇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医院排名
哈尔滨银屑病权威医院
长春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张家口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